第102章 否定

张妈依照苏晨和苏沫妍的吩咐,返回客厅,看到高毅后,说道:“高先生,太太说她身体不舒服,请您先行回去。” 高毅听后,掩饰不住脸上的失落与悲伤,她还是不肯见他一面、还是不肯相信他是无辜的、还是不肯原谅他,尽管他有千般的思念、万般的话语,只能被她视若无睹、无情地拒之门外。 “我知道了,张妈,但是,我还是会在这里等她。”高毅坚决地说道。 他今天来,最主要的目的,是想要告诉苏沫妍,苏老爷的去世很可疑,让她当心。 其实他最担心的,就是那个加害苏心妍与苏老爷的是同一个人,连续相继有两条人命死于他之手,如果他最终的目的是针对苏家的人的话,那么,如今成为苏家的人的苏沫妍那就太危险了。 所以,不管苏沫妍是否愿意看到他,他都必须来提醒她一下,不管要等多久,为了她的生命安全,他必须要等到她为止。 不知为何,苏沫妍觉得整个人都特别的疲惫,只想回房间,一个人好好的待着。经过客厅的时候,错愕地看见高毅,原来他并没有离开,还留在这里,傻傻地等着她回来。 别以为在这里等了她长长的一段时间,她就能回心转意,原谅他过去对姐姐的所作所为。姐姐不幸的离世和高毅在停车场里对姐姐的汽车动手脚的画面,永远地烙在苏沫妍心里,挥之不去。不是他在这里等个区区几十分钟,就能像粉笔字一样,说抹去就抹去的。 苏沫妍决定,忽视高毅一脸的希冀,准备往楼梯的方向走去。 苏沫妍的漠视,让连日来对苏沫妍强烈思念的高毅失了分寸,他向前跨了一大步,挡住了苏沫妍的去路。 苏沫妍不悦地瞪着高毅,说道:“你……” “心……沬妍……” 平时叫习惯了苏心妍的名字,突然间改为沫妍,高毅有点不太适应,对他来说,名字不过只是一个称呼罢了,最重要的是那个人就是她本人。 苏沫妍冷冷地纠正道:“请叫我苏小姐,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不足以让你直呼我的名字!” 既然高毅已经知道她并非真正的苏心妍,本是陌路的他们,再也没必要彼此虚情假意的了。 “苏小姐,我们能坐下来,谈一下吧?”高毅难得谦卑地询问道。 他知道,苏沫妍不同于苏心妍,她是个极其倔强的女人,如果你非要与她执拗到底的话,她只会不顾一切地离你而去。 苏沫妍好笑道:“我不认为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话可以谈的。” 从高毅计划加害姐姐那一刻开始,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话可以说的。 高毅心里有说不出的委屈,她一定要把他拒于千里之外吗?一定要对他这么绝情吗?到底要他怎么样,才能相信他是清白的呢? 想到今天的主要目的,高毅痛定思痛,说道:“其实,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,苏老爷的死很可疑!” 高毅听了那个家庭医生说的话之后,专门去了苏老爷平时检查身体的医院查实,果然如那个医生所说的一个,病情相当的稳定,没有恶化的迹象,更加不可能突发身亡。 当高毅对苏老爷突然去世的事大为不解的时候,医生的话犹如一场及时雨,让高毅如梦初醒—— “如果病人突然受到巨大的刺激,而他又无法接受的话,就会诱发心脏病突发,导致突然身亡。” 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么,苏老爷的死,并不是突发心脏病死亡,而是有人蓄意利用他这个病情加害苏老爷,是谋杀。 苏老爷到底是知道了什么让他无法接受的事情呢? 会和苏心妍的死有关联吗? 会是苏家人所为吗? 苏沫妍仿佛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,嘲笑道:“别把每个人都想象成和你一样!” 卑鄙无耻! 这四个字,苏沫妍并没有说出口,然而,她脸上的表情却把这四个字表现得淋漓尽致。 高毅又怎么没能看得出来呢,他一脸痛心地说道:“你一定要把我说得那么龌龊不堪吗?” 他只是善心地提醒她而己,却落得个被她奚落他人格的下场。 “那么,你认为是谁呢?”苏沫妍盯着高毅,反问道:“是疯疯癫癫的苏老夫人,还是刚刚回国的苏晨,还是与苏家没有一点关系的我?” 苏沫妍所说的,高毅不是没有怀疑过,当苏老爷去世前,苏沫妍正与他争吵,她根本不可能分身去谋害苏老爷,苏晨更是在苏老爷去世后才回来,出入境那里并没有他提前入境的记录,现在只剩下苏老夫人值得可疑,只是,苏老夫人与苏老爷在所有人眼中,是一对模范的好夫妻,一向恩爱无比,他想不出来苏老夫人有什么理由去杀害苏老爷。 难道是佣人所为?可是,有哪个佣人胆大妄为到居然明目张胆地在苏家对苏老爷不利呢? 看来他与苏沫妍真是心有灵犀,只是用在此情此景上,让高毅有种说不出的苦涩。 在苏沫妍连续的质问下,高毅被问得哑口无言。苏沫妍越过高毅伟岸的身体,再次往楼梯的方向走去。 高毅迅速地转过身,快步来到苏沫妍身后,在她踏上楼梯的时候,拉住她的手。 “高先生,请您自重!”苏沫妍冷冷地说道,说话的同时,她几乎是没有转过头来,去看高毅一眼。 她如今的身份并不是他的妻子苏心妍,他没有资格再对她做出越轨的行为。 高毅手一伸,把毫无防备的苏沫妍拉过来,在她惊讶的表情下,把她推到墙边,轻易地把她困在他的怀中。他可以忍受她对自己的误会,忍受她对自己的诋毁、忍受她对自己的冷言冷语,却不能忍受她对自己的漠视,她漠视的,不仅仅是他的人,还有他的爱。 “难道我对你还不够自重吗?”高毅凑近苏沫妍,紧盯着她的眼睛,问道。 如果他对她还不够自重的话,为何一再顾虑她的感受,从来没有强逼地与她亲昵,如果他对她还不够自重的话,为何一再顾虑她的感觉,从来没有强逼地与她上床,如果他对她还不够自重的话,她还能明哲保身地像今天这样提醒他要自重吗? 高毅的突然靠近,让两人的距离近到不到一厘米,只要彼此稍为动一下,就能碰到对方的嘴唇。 苏沫妍不敢正视高毅那双深情似海的眼睛,她低垂着眼眸,看着高毅那英挺的鼻子,她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高毅有规律的呼吸。 “虚伪!”苏沫妍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来,她必须强迫自己对他冷酷无情,这样才不会陷入高毅的柔情旋涡之中。 苏沫妍简单的两个字,却极具震撼地击碎了高毅受伤的心,没想到,他的爱,在她眼里,不过只是一场虛情与假意罢了。 “难道你忘了我们曾经一起经历过的生死与共了吗?难道你忘了我们曾经一起面对的患难痛苦了吗?”高毅心痛地反问着。 如果她还有那么一点点记得的话,她就不会对他说出这么过分、这么残忍的话,她可以不接受他对她的爱意,但是不能否定他对她的爱。 昔日与高毅一起经历的种种,犹如电影般,在苏沫妍的脑海里不停地播放着,她又怎么会忘记呢!正正是因为她无法忘记,才叫她如此的伤心欲绝、生不如死——她竟然深爱着一个杀害她姐姐的男人。 苏沫妍对高毅念念不忘的爱,让她无法原谅自己,背弃姐姐一直对她不离不弃的照顾与关怀备至的呵护,让她无法面对死去的姐姐,她只有用残酷的话语伤害高毅的同时来提醒自己,至少这样,她的自责感与罪恶感会减少一点。 苏沫妍转过脸去,热泪盈眶地说道:“正因为这样,我才觉得恐怖,你一边可以处心积累地加害姐姐,一边若无其事地深爱着她,让人觉得很可怕。” “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能相信我是无辜的?” 高毅快被苏沫妍逼疯了,她总是无时无刻地提醒着他,就是个谋害自己妻子、杀害她姐姐的罪人,难道她亲眼所看见的,就能当真了吗? 苏沫妍一把推开高毅,努力地制住将要流下来的眼泪,说道:“我永远都不要原谅你的,只要我一看到你,我就会想起,你是如何的策划,去谋害我唯一的亲姐姐……高毅,我求求你,放过我吧,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了,你走吧!” 高毅无力地靠在墙壁上,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委屈,就是那种说不出来的委屈,才叫做真正的委屈。 “是否无论我说什么,你都不会相信的?”高毅一脸悲痛欲绝。 “是。”苏沫妍强忍眼里的泪水,艰难地吐出一个字来。 “是否无论我做什么,你都不会原谅我的?”高毅似乎被人抽离了所有的力气,只能无力地依靠在墙上。 “是。”苏沫妍强忍心中的疼痛,坚决地说道。 “那我明白了……”高毅努力地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,跌跌撞撞地离开的苏沫妍的视线范围之内。 既然他所做的一切,在她眼里,是不值一提的话,那么,他又何必多此一举,自讨没趣呢! 只是,高毅不知道的是,在他转过身离开那一刹那,苏沫妍彻底崩溃了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,流个不停。 然而,沉浸在悲伤中的高毅与苏沫妍,并不知道,这一切,都被偷偷站在窗外的人,尽收眼底,那个人头戴蓝色帽子,让人看不清楚他的模样。

上一篇   第101章 怀疑

下一篇   第103章 躲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