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章 警告

“你还来干什么?”易善心躺在床上,面无表情地说道。 苏沫妍在易善心对面坐下来,说道:“我是来看看你的!” 知道她没再轻生,苏沫妍也放心了。 “是来看我笑话吧!” 易善心冷冷地盯着苏沫妍看,虽说嘴巴上并不饶人,可她脸上明显没有昔日的憎恨了。 “我是真心来看你,别扭曲我的意思。” 她可是昏睡了两天两夜,才刚醒来,便迫不及待地跑来探望她的情况,好歹她也救过她两次命,就算不说声谢谢,也别曲解她的好意吧! 苏沫妍奇怪地问:“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我呢?” “因为你是苏沫妍!” 易善心认真地看着苏沫妍,准确无误地说出她的真实名字。 “你真的认识我?” 苏沫妍霍地站起来,一脸惊讶地看着易善心,她说出她真实的名字,而不是姐姐的名字。 “你真的不认得我了吗?” 易善心见苏沫妍一脸震惊,完全不认识自己的样子,反问道。 “你是……” 苏沫妍是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有点眼熟,可就是想不起她是谁。 “易善心!” 易善心感到很可笑,你一直努力较劲一辈子的那个人,到头来竟不把你当回事,甚至是连你是谁都不记得,这么多年来,她岂不是一厢情愿,自作自受嘛! 苏沫妍忽而恍然大悟,说道:“原来是你啊……” 原来就是那个打小就莫名其妙的讨厌她,处处刁难她的易善心,怪不得那次帮了她,还说什么不会感谢她之类的话语啦。 “为什么要救我?” 孩子没了,她活着也是多余的! 苏沫妍坐下来,良久,她才不答反问道:“为什么要去死?” 有些人,想方设法,只为多活一秒钟,比如说是不幸身亡的姐姐,又比如说是突然病逝的苏老爷,他们还来不及看最爱的人最后一眼,甚至是还来不及跟这个世界道别,就永远的与世长辞了,既然她拥有花样年华,为何不去珍惜,却要残害上天赐予她的恩赐呢? 苏沫妍继续说道:“我相信,你肚子里还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上的孩子,他也不愿意看到你为了他,做出伤害自己的事,他一定希望,你能代替他,好好的活着,好好的看看这个繁花似锦的世界。” 哪怕孩子当时只是一个胚胎,但从他存在那一刻起,你已赋予了他生命,从此,母亲与孩子之间便是心脉相连,融为一体。他能感受到你的呼吸,你的心跳,你的开心,你的伤心,甚至是你的思想,同样的,你也能感受到他生命的存在感。母亲与孩子与生俱来的那种微妙关系,不会因为一些冰冷的仪器而永远的终止,他永远都存在我们的记忆里,因为,他曾真实地存在过。 易善心扯出一抺苦笑:“你根本就不会明白,失去至爱的感觉……” 她的生活本来就暗淡无光,犹如行尸走肉般做着别人的地下情妇,她对自己的将来已不抱任何的憧憬,直至,她意外地怀孕了,当她第一次听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的时候,当他第一次在她肚子里耍顽皮的时候,她突然意识到,原来,她并不是一个人活着,她的肚子里,还孕有一条小生命,孤单寂寞的日子里,因为有了他的相伴,而变得不再枯燥乏味了。 从此,易善心每天都会给肚子里的小家伙讲故事,每天都会和他说说话,而肚子里的这个小家伙,似乎十分喜欢与妈妈攀谈,说到起劲时,他会在肚子里调皮捣蛋,似乎是因妈妈的愉悦而手舞足蹈。 因为有了孩子的存在,易善心开始计划着将来,一个有她和孩子的美好将来。 生活因为有了美好的向往与憧憬,与变得有五彩斑澜起来,日子也不再是度日如年了,她开始十分的期待,宝宝的早点降临。 只可惜,这一切,都毁在那个男人老婆的手里。 她已经决心离开那个男人,决定独自把孩子抚养成人,绝不拿孩子的存在纠缠他半分,只是,他的老婆并没有轻易地放过她,特意命人潜伏在她经常路过的地方,等她下楼梯的时候,一把将她推下去,害她从楼梯上滚了下来,她也因此丧失自己的孩子…… 到底是他们太残忍了,还是她的报应呢? 她破坏了别人家庭的幸福,所以,活该这辈子都不能怀有孩子,不能有孩子相伴吗? “我怎么会不能理解呢……”苏沫妍脸上突然被悲伤笼罩着,哀伤地说道:“那种感觉,就像是整个世界都塌了下来一样,彷徨无助、惶恐不安,你的心,就像是被万箭穿心般心如刀割,多么的想来个一了百了……” 如果不是得知姐姐的死并非意外,如果不是一心为姐姐讨回公道这个想法,一直支撑着她,相信她早已因为内疚,而选择轻生了。她比任何人都能理解易善心此刻的心情。 “因为,我也尝试过痛失最爱的人……” 苏沫妍努力地露出一抹淡笑,却让人看得心疼。 “你……” 易善心不再冷冷地盯着苏沫妍,她眼里有惊讶、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动容。 苏沫妍迅速褪去悲伤,转而一脸的安慰道:“你还这么年轻,以后能怀孕的机会多的是……” “可我以后再也不会怀孕了……”易善心打断道:“我再也不可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,再也不可能有机会做母亲了。” “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拥有孩子,譬如说是收养。” “收养……?”易善心愣住了,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方法,一心只认为自己亲生的才有亲切感。 苏沫妍继续说道:“你我都是孤儿,相信你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,孤儿都是多么的希望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,你收养了他们,既可以给他们一个完整的家,又可以圆自己的梦,这不是件一举两得的事嘛。” 易善心脸上开始动容了,她可以拥有自己的孩子,可以做一个母亲……只要她去领养一个孩子。 易善心沉重的心突然觉得轻松起来,连日来的烦恼与哀伤只因苏沫妍的话一扫而空。 有些时候,有些事,我们不能过于执着,或许换个想法,会有另一种解决办法。 曾被妒忌蒙蔽双眼的易善心,因为苏沫妍的善良与大度,化解了她多年积压在心底,对苏沫妍的误解与怨恨。 她忽然想起,方才苏沫妍在说到痛失最爱时那悲伤的表情,莫不是,她指的是她最爱的姐姐吗? 作为回报苏沫妍的善良与大度,易善心很想把当年苏氏夫妇领养的真相告诉苏沫妍,可话到嘴边,又被她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 易善心脑海里突然闪过苏晨那如鹰般的眼眸,眼里正透露着慑人的寒光,她知道,这个眼神,代表的是什么,是警告。 在苏沫妍还没有来找她之前,苏晨已先她一步,出现在这里。 闭目养神中的易善心,感觉到有强烈的目光注视着自己,她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,竟是苏晨那张冰冷的俊脸。 “怎么……想来找我算账吗?” 易善心直视着苏晨那双冰冷的眼睛,完全没有退缩的意思。 是她害苏沫妍差点坠楼,是她害苏沫妍流血不止,是她害苏沫妍昏迷住院,如今他来找她算账,也是理所当然的事。 “易善心……” 沉默良久,苏晨富有威严的语气,在压抑的气氛中响起。 易善心甚是意外:“你认得我……?” “因为你手上心形的胎记。” 那天,易善心被护士拉上来的时候,苏晨无意中看到易善心手上心形的胎记,想起儿童时候,在孤儿院里曾有一个小女孩,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印记,再想起她对苏沫妍憎恨的态度,便已确定这个女人,就是那个小女孩,易善心了,因为只有她,才会那么的讨厌苏沫妍。 “苏大少爷果然比苏沫妍聪明得多了。”易善心赞赏的语句中带着浓浓的嘲笑。 “我只是来提醒你一句,别在苏沫妍面前说起任何关于她姐姐的事,尤其是关于当年的事。”苏晨冷冷地说道。 易善心轻笑一声,说道:“二十多年了,你还是像小时候那样,过分地保护着苏沫妍,恨不得把她当作温室里的花朵一样供养着,看不得她受一点点的伤害。” 小时候的苏晨,不像是其他男孩那样,只知道围着苏沫妍团团转,而是英勇地护在她跟前,为她遮风挡雨。 苏沫妍开心了,他是第一个微笑、苏沫妍伤心了,他是第一个皱眉、苏沫妍生病了,他是第一个担心、苏沫妍被人欺负了,他是第一个出来为她抱打不平……二十几年来,他一直在苏沫妍身边,充当着骑士的角色,只为维护她脸上的笑容,不让她流一滴眼泪。 “我的事,不需要你管,你只需要记住我今天所说的话,不然,我会让你死的很有节奏感。” 尽管苏晨说这话的时候,是背着易善心说的,可易善心能清楚地感受到,苏晨说这话时的狠劲,绝对不只是提醒那么简单,他背后传来的骇人气势,让易善心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。 这个骑士,简直是来自于地狱,为了保护他心中的公主,可以说是不择手段、不顾一切。

上一篇   第121章 孩子没了2

下一篇   第123章 暗中调查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