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章 失败告终的搜查 - 豪门双生:总裁的替身娇妻

第135章 失败告终的搜查

苏家 苏老夫人好不容易地摆脱了佣人们的监视来到苏晨的房间前,正想利用她暗中从来的钥匙开门的时候,竟意外地发现苏晨并没有把房门给锁上。 苏老夫人四处张望,确定并没有其他人的时候,偷偷地遛进了苏晨的房间,轻轻地把门把关上。 也许是因为受到警队严格的训练与要求,苏晨的生活习惯一直良好,大至床上用品,中至衣服鞋袜、小至生活用品,总是规矩地摆放整齐,有一些,甚至严格得摆放成一直线。 苏老夫人不可置信地打量着床上被他叠成豆腐形状的被子,不管是表面上或者是四角处,都没有一点的皱折,实在是让人惊为观止。 不只是被叠好的被子没有皱折过的痕迹,就连铺在床上的床单,同样也没有丁点的皱折,不得不让人怀疑,他有在这张床上睡过觉吗? 苏老夫人打开衣柜,苏晨的衣服并不多,但也整整齐齐地挂放在那,她努力地回想着当时的情况,她记得当时老头子放了一些什么闪闪发光的东西在苏晨的衣服上,他那件衣服的颜色好像是深褐色的吧! 苏老夫人很快就找到那件深色的衣服,可她惊讶地发现,那件深褐色的休闲西装外套上,那个口袋居然只是个装饰,并没有开口,难道是滑进裤袋里了吗? 苏老夫人再回忆起苏晨当天的衣着,他当时穿的裤子颜色好像也差不多的吧,苏老夫人找到那条裤子,把它里里外外都翻了好几遍,都没有看到有什么可疑的小东西。 难道,是被苏晨发现了,丢掉了吗? 应该是不可能的吧,自从他回来之后,他都没有看见过苏晨再穿这套衣服了,既然他脱下来之后并没有碰过的话,应该不会发现才对啊! 难道,是她看错了吗?那个闪闪发光的东西并没有放在苏晨身上,而是掉在书房里的某个角落,只是她当时在搜查书房的时候,并没有留意到,估计应该是被藏在房间里的某个隐暗的地方。 苏老夫人把苏晨房间里的所有抽屉都翻过一遍,就连厕所里所摆放厕纸的盒子都看过了,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之处。 苏老夫人正想再仔细找查一遍的时候,突然听到房外有脚步声,由远及近,她惊恐地瞪着房门,难道是,苏晨他回来了? 他不是在医院陪着苏心妍的吗?怎么突然回来了呢? 她不可能被苏晨发现自己在这里的,不然的话,他就会对她起疑心,这样,他们之前所做的功夫,全都白费了。 脚步声就在门口那停了下来,开始转动着房门的转把。 糟糕!他现在就在门外,她不可能逃出去了,该怎么办才好呢? 苏老夫人在房间里惊慌地四处张望,应该躲藏在哪里呢? 苏晨站在门前,在打开房门前,看见被他有意张贴在门缝处的透明胶纸断开了,证明在他时来之前,已经有人进过他的房间。 他今天去看苏沫妍之前,还特意地回房里梳洗一遍,那时候的透明胶纸还完好无缺,这就说明,那个人是今天他出去之后,才偷偷进来他的房间。 苏晨轻轻地打开房门,趟大的房间里,并没有看见人影,苏晨把视线移向那个可以躲藏一个人的大衣柜上,轻步地踱到跟前,慢慢地伸手过去,推开衣柜的一扇门。 苏老夫人娇小的身影,淹没在黑暗之中,只剩下一点余光透射着她那双惊恐的眼睛,额角遍布的冷汗,随着她有意压制的呼吸声,大颗大颗地流了下来,就是不敢伸手去擦拭,生怕一点动响都会被房间里那个男人发现。 苏晨紧张地打开那扇门之后,并没有发现苏老夫人的身影,他再把衣柜上别一扇门打开,就这样,若大的衣柜,在苏晨面前一览无遗,除了看到自己的衣服之外,并没有发现苏老夫人。 苏晨摇摇头,嘲笑着,可能是他多心了吧,麦医生都说了,只是那位小女孩把药弄错而已,可是,他房间门缝里张贴的透明胶纸,的确是断了,的确是曾有人进来过,而这个人,有可能是一直在疯癫的苏老夫人。 苏晨慢慢地走到浴室,只见厕所里的门被紧紧地关上,俊脸一沉,随手拿过浴室里的晒衣架,轻轻地、慢慢地打开房门,在房门打开那一瞬间,苏晨迅速地高举晾衣架,却只是扑了人空,因为厕所里面根本就没有人,只有窗户旁的窗帘随风而动,大概房门是被风吹上,关上门了吧。 苏晨放下手中的晾衣架,折回到房间里,一脸的疑惑,房间里有可能躲藏的地方都被他搜过了,都没发现人影,难道,她已经离开了吗?可是,看那透明胶纸的粘度,她根本就是刚刚打开没多久,按道理来说,应该没那么快离开的,她应该还躲在房间里。 苏晨四外张望,最后把视线定格在大床的底下。 苏老夫人一脸害怕地看着那双穿着休闲皮靴的双脚越来越接近自己,最后在床边停了下来,她的心紧张得快要跳跳出来了,衣服早就被渗出来的冷汗,弄湿了一大半。 快要被他发现了,怎么办?苏老夫人脑袋一片空白地趴在冰冷的地板上,完全想不出任何应变的法子来。 正当苏老夫人以为苏晨就要弯下腰来,搜查床底的时候,苏晨的手机响起,苏晨停止了动作,拿过手机一看,原来又是王静发来的短息,她还是那句,问他什么时候回去,当然又多了一句她担心他的语句。 苏晨并没有理会王静的信息,把手机放在口袋里,蹲下身来,准备往床底的方向望去。 糟糕!苏晨要看进来了,她就要被发现了。苏沫妍趴在床底下,大事不好的想道。 怎么办呢?她是不是应该用手捂住自己的脸,不让他看到呢? 苏晨慢慢地低下头去,往床底的方向探究的时候,一把女声突然从身后响起—— “少爷,您在干什么呢?”容妈站在门口,问道。 苏晨的阴狠在他转过脸去的时候,被平静所取替,淡定地回答道:“我有东西掉进去了,正想看一下。” 容妈匆匆地走进去,说道:“这点事,让我们下人来做就好了,弄脏少爷您的衣服就不好了。” 说罢,容妈一脸自然地为苏晨昂贵的衣服拍打着灰尘。 “不用了,其实,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,不用管它了,”苏晨连忙转移话题道:“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找我呢?” “呵呵,也没什么,我想给太太炖点营养的汤水,经过您房间的时候,刚好看到您蹲在地上,还以为您发生什么事呢! “是这样啊……“ 苏晨尽管满心的怀疑,却没有显露在他平静的俊脸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