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章 容妈的初衷 - 豪门双生:总裁的替身娇妻

第136章 容妈的初衷

“小妍一个人在房间没问题吗?”苏晨站起来,关心地问道。 “嗯嗯,太太答应在我回去之前乖乖地待着,”容妈回答道:“不过,我想太太应该不会这么听话的吧,所以,我还是得赶快备好汤料回去看着她才行。” “我过去看着她就好了。”苏晨还是不放心地说道:“你先去忙你的吧。” 苏沫妍确实是该好好调养身体,先前为了救那个女人,输了那么多血,还拖着虚弱的身体在雨中淋雨,如果不好好滋补营养的话,也不知道会对她以后的身体健康落下什么病根。 “谢谢少爷,我炖完汤之后,就马上回去照顾太太。”容妈说道:“请少爷放心好了。” “好吧,麻烦你了。”苏晨客气地说道。 “别这样说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 容妈紧随苏晨身后,离开房间,顺带把门给关上。 容妈看着苏晨离开的背影后,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,她哪是什么经过,她是特意跑来苏晨的房间的。 当时,她还忙着整理苏沫妍行李的时候,便接到高毅打电话来,问她在屋子里有没有看见苏老夫人,如果在屋子没有找到她的踪影的话,就马上赶去苏晨的房间,不管说什么或者用什么办法,一定要让苏晨离开他的房间。 其实,苏沫妍早就睡着了,容妈之所以这么说,是想利用苏晨担心苏沫妍的心情,让他离开房间,去找苏沫妍而已。 尽管她不知道高毅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但是,一想到有可能牵扯到苏沫妍的安危,她就只能听他的吩咐做事了。 在容妈看到高毅无微不至地照顾着生病的苏沫妍之后,她心里可以确定,苏沫妍在高毅心中,是有别于其他女人,高毅是真心爱着苏沫妍,所以,才会不去计较他们先前有过的激烈争吵,默默无声地在苏沫妍最需要别人帮忙的时候,偷偷地照顾着她,哪怕他默默的付出,永远不被当事人知道也无所谓。 这就是真爱,不去计较能得到什么回报,只想着为对方付出,只为守候她的安好。 所以,容妈才在高毅找到她,商量让她帮忙的时候,答应高毅的要求。 那天,高毅二话不说,把她拉去医院见高太太的时候,高毅在车里简单地诉说了苏沫妍当时的情况之后,他突然一脸凝重地问她:“容妈,我想请你帮我一件事,可以吗?” 容妈错愕地看着高毅侧脸上的认真与严肃,结巴地问道:“什、什么事?” 用这么卑微口吻去说话的高毅,容妈还是第一次看到。 “我想你帮我劝太太回高家。” 高毅眼看前方,专心地开着车,尽管他的心里知道苏沫妍是不会答应,但他还是想让容妈试一下,哪怕最后得到否定的答案,他才真正地死心。 有此事情,在你认为不可能的时候,你便不再去做多余的尝试。可在高毅心中认为,哪怕是只有百分之零点零一的机会,他也会去尝试,因为只有你尝试过,才能知道最后真正的结果,如果你没有去尝试的话,那个结果,永远只是你心里预想的结果,而并非真正的答案。 “这个当然没问题,我也希望高太太能回来。”容妈想也没多想就答应了,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,原来是这个,真是被高毅吓她一大跳。 明知道老人家是经不起惊吓的,还特意露出那么凝重的表情来,是想让她像那个苏老爷一样,突然心脏病发而亡吗? 高毅继续说道:“如果太太不愿意跟你回来的话,你就想办法留在她的身边,一来可以帮忙照顾她,二来是帮我留意她的一举一动,行吗?” “留意太太的一举一动……为什么?”容妈疑惑地问道,莫不是,太太做了什么对不起先生的事了吗? 这好像不是高毅所说的一件事耶,算起来,也有三件事吧! “因为……我担心有人会伤害太太。”高毅简单地说道,却道出这个不能说的秘密的重点。 经高毅这么说,容妈才突然醒悟,自从高太太发生车祸回来之后,她就跟以前判若两人,尽管苏沫妍什么也没跟她说,但容妈已隐隐察觉出,她暗地里进行着一件什么事情。 之后,她便接二连三地出事了,尽管最后她还是化险为夷,但谁也不能保证,以后会不会再出现类似的危险之事啊! 难不成,高毅口中所说,伤害太太的那个人,就是以前让苏沫妍几次三番置身于危险之中的幕后之人吗? 正因为容妈有着与高毅同样的担忧,她才会答应高毅,不然的话,说什么她也不会为了高毅背弃苏沫妍,去做他的什么无间道。 如果当时容妈没有在医院里听到苏沫妍与苏晨的对话,高毅也就不能及时的打电话通知麦医生,他开给苏老夫人的维他命丸也就随即暴光,高毅也就不会及时的安排一个欧阳敏出来做麦医生的替罪羔羊。 容妈当时去找药之所以用那么长时间,是故意给高毅拖延时间,好让他有足够的时间,却解决这个问题。 容妈知道这一切都是高毅暗中安排,知道一切内幕的她,当时才会露出对欧阳敏同情的眼神来。 虽然容妈不知道苏老夫人的药与保护苏沫妍一事有什么关联,但是,她相信,深爱着苏沫妍的高毅,是绝对不会做出伤害苏沫妍的事情来。 他这么做,或许有他的原因吧。 容妈只是在心里祈祷着,但愿苏沫妍以后知道真相之后,千万不要责怪她现在的行为就好,她的出发点,只是想保护她而已。 容妈总是觉得,在这个苏家里,总有一种让她很压抑的感觉,这里的人,除了苏沫妍之外,都让人觉得很怪异。 为什么说是怪异呢? 就是这里的佣人们整天都提心吊胆、小心翼翼去打理着日常家务,哪怕他们当时是在工作,他们的表情都是紧张地东张西望,像是在留意什么似的,又像是一副神经兮兮模样。 或许是因为苏家发生一连串的不幸所致吧,先是苏老爷病毙,再是苏老夫人的疯癫,然后是苏小姐离奇失明,感觉苏家好像是被人下了什么诅咒似的,弄得苏家上下都神经兮兮、人心惶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