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8章 出水芙蓉的媚惑 - 豪门双生:总裁的替身娇妻

第138章 出水芙蓉的媚惑

苏晨赶回海边别墅时,已是零晨的时候了,别墅里并没有看见王静的身影,则是点起带着些许情调的粉色灯光,浴室里不时传来的清新水滴声,在寂静的夜晚,显得格外清晰。 她原来是在洗澡,那干嘛像冤魂索命似的,非让他回来不可呢?难道,仅仅只是为了让他听她洗澡的声音吗? 苏晨带着浓浓的不满,疲惫地陷入沙发里,若不是王静当时故意打电话过来,说不定,他已经尝到那诱人的果实了。 苏晨回想起苏沫妍那犹如樱桃般可口的粉红小嘴,心里突然莫名地燥动起来。 此时,浴室的门被打开了,刚刚洗完澡的王静,犹如出水芙蓉般,带着无限的妩媚,伫立于雾气之中,晶莹剔透的水滴,在她那宛如瀑布般的黑发划过,恬静的气息更增添几分野性,丝质的蕾丝睡衣下,是她那若隐若现的姣好身段,霾漫着湿气的睡衣紧贴在身上,突显女性凹凸有致的诱惑力。 苏晨半眯着眼睛,看着极具诱惑力的王静,喉咙忽然觉得异常的干燥,下身更有一股难以抑制的骚动。 他一向认为自己是个控制力极强的男人,尤其是对于自己那出于男人所需要的生理需求,不然的话,也不会和苏沫妍生活了这么多年,并没有对她做出越轨的行为来。 然而,现在的自己,出乎苏晨意料之外,他没有办法压抑内心的,该死的是,这团莫名的越烧越旺盛,让他快冲破自己的防线了。 难不成,是因为刚才被苏沫妍无意挑起的快感吗,所以才会让他欲罢不能,更要命的是,在他极需要发泄的时候,王静居然穿得如此性感地出现在他的面前,还朝着他的方向,白皙的脸蛋上带着娇羞的红晕,一步一步地靠近着他。 苏晨本能地想开口阻止王静的荒唐行为,可在海风夹带着王静身上带着沐浴露的清香,还有另外一种让人闻起来更觉蠢蠢欲动的香水味之后,那些斥责的话语,全部都塞在喉咙里,发不出一个音符来。 王静轻轻地坐在苏晨的腿上,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抚过他的耳际,眼神迷离地半睨着苏晨,嘴角含笑地在他耳边轻轻地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晨……” 声音宛如天外飞音般虚渺,却带着不容人忽视的杀伤力,让苏晨整个身体为之一震,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,身体更因王静随意的摩擦,仿佛被点上热烈的火焰,让他整个人瞬间炽热起来。 王静那双似乎带着魔法一样的小手,激起了苏晨身体的每一个敏感之处,她抬起手来,缓缓地解开苏晨衬衫的纽扣,炽热的呼吸略过苏晨的耳际,呼唤着他最原始的神经。 苏晨干涩地粗喘着气,凭借着仅存的一些理智,去阻止王静那双继续下滑的不安分的小手,可悲的是,苏晨极力的抵抗不知为何,竟变得如此力不从心,意识也渐渐薄弱了…… 他今天这是怎么了,竟然控制不住身体上的冲动,燥热的肆无忌惮地在身体里乱窜,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。 有时候,让人难以自拔的,除了爱情之外,还有就是人类最原始的生理,既然爱情无法留下眼前这个男人的话,那么,她只好利用自己的身体去捆住他了 王静看着眼神越来越迷离的苏晨,妩媚的脸上尽露她的娇态,碎碎的吻带着无限的柔情密语,细细地落在苏晨裸露的身上。 苏晨低沉一声,终于压制不住身体内那股蓄势待发的冲动,他反手扣过王静的后脑勺,粗鲁且不带半点温柔地强吻着王静,另外一只手更是犹如机械般揉揑着她的敏感之处,兴奋的骚动伴随着几分痛楚,遍布全身,让她不由得呻吟起来。 苏晨出于生理需求的反客为主,并没有让王静得到如期的温柔与宠爱,此刻的苏晨,犹如一只野兽般,粗鲁地在她的身体上发泄着。王静强忍着身体传来的痛楚,尽管眼泪已在眼眶里流转着,她也倔强地露出一个凄美的笑颜来。 因为,这一切,都是她自找的。 宁可百般卑微委屈,也绝不愿意失去他。 这一刻,王静才发现,没有任何感情基石的欢愉,不过只是一场犹如高级畜生的交配罢了。 苏晨粗暴地把王静推倒在沙发上,迫不及待地扯掉她身体上唯一的遮屏物,在王静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苏晨不顾王静的痛苦,长驱直入了。 瞬间,身体上传来的疼痛已被欢愉的兴奋所取替,带给她莫大的满足感。 “晨……”王静娇喘道。 “苏晨,别累着……” 苏沫妍那张真诚的小脸,毫无预兆地闪过脑海里,让失控的苏晨瞬间安静下来,停止了所有的动作。 两具扭动的身体停止了动作,王静依然迷离的眼里,略带疑惑之色。 苏晨那双被遮掩的眼睛,逐渐清晰起来,他看了看眼前一丝不挂的王静,又想起苏沫妍那关切的脸庞,他突然一把推开王静,说道:“我们不能这样子的……” 他不能做对不起苏沫妍的事情。 王静突然感到寒冷起来,并不是因为自己衣不遮体,而是因为苏晨那坚定的语气。 王静一脸悲哀地说道:“是因为苏沫妍吗?” 所以,哪怕是她自动献身,他也不屑一顾。 苏晨快速地穿回衣服,并把自己的外套扔在王静身上,以遮住她暴露空气之中的身体,说道:“对不起……我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……” 今天的他,竟然会变得如此的饥渴难耐、冲动燥热。 王静一边拿着衣服遮掩着身体,一边说道:“你认为苏沫妍会为你坚守忠贞吗,她和高毅相处那么多的日夜,以高毅的性格,你就觉得他们不会做出该做的事来吗?” 苏晨紧握双拳,说道:“那也无所谓。” 他又怎么可能没所谓呢,没有哪一个男人,愿意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,与别的男人同床共枕,细说私语,每每想起这个画面的时候,身在国外的他总会气愤得想杀人的冲动都有,巴不得马上飞回中国,把苏沫妍硬生生地拉回来。 “是嘛……”王静狐疑地盯着苏晨,如果真是无所谓的话,那为何他的脸上全是一脸的愤恨。 尽管如此人尽可夫的苏沫妍,他也要为她坚守他的忠贞吗? “这样的事,我不希望再有第二次发生。”冷静下来的苏晨,不动声色地警告道。 苏晨随手拿起桌面上的香薰座,说道:“还有,这种的下三流的东西,根本就不适合出现在这里。” 说罢,在王静一脸的惊讶之中,把那个具有效果的香薰座狠狠地扔进垃圾桶里。 原来,他今天一切莫名的行为,全因这个怪物所起。 苏晨无情的拒绝,无疑是硬生生地给王静扇了几个耳光,他越是在她面前显示着深爱着苏沫妍,她就越是憎恨他的专情。 “你现在越是在她面前清高,将来只会让自己更加的无地自容。”王静抬起眼眸,冷冷地说道。 明明就是深爱着他,奈何在看到他为别的女人忠情的时候,总是言不由衷地伤害着他,哪怕最后只换来他的一个记恨。 她和苏晨,就好比两只刺猬一样,不管是进取或者是后退,总会被对方与生俱来的刺所弄伤,他们终究是不能相互拥抱取暖。 “你在说什么?” 微弱的灯光下,苏晨看不清王静此刻的神情,更加无法猜测她此刻的心情。 王静站起来,清凉的海风略过她的毫无遮掩的后背上,感觉到丝丝的凉意,却比不过心底的寒意。 那股亲眼见证自己所爱的男人为别的女人坚守的唏嘘、甚至是为别的女人藐视自己人格的悲哀。 “高毅已经对苏老爷的死因感到很可疑,并把疑问都告诉给苏沫妍了,如果你是苏沫妍的话,你会怎么想呢?”王静目不转睛地盯着苏晨,反问道。 原来,那天高毅与苏沫妍在苏家争吵的那一幕,全被偷偷站在窗外的王静听到了,只是,当时王静一心想着的是苏晨,并没有细想他们之间的谈论内容。 如今想来,苏老爷的死,的确有点可疑,尽管她与苏老爷之间并没有过多的交集,可是,突然一夜之间,暴毙于家中,未免太离奇了吧,而更加奇怪的是,自此之后,苏老夫人也就疯了。 这当中似乎隐藏着什么巨大的隐情似的,苏沫妍并没有发现不妥,只因为她身陷局中,不能眼看事实。 苏晨全身一震,问道:“你……什么意思?” 王静冷冷地讥笑道:“我是什么意思,根本就不重要,重要的是,苏沫妍是怎么想的……”王静紧盯着苏晨,说道:“你说,她会不会怀疑,是苏家里某个人的所为呢?” 如若晴天霹雳,让苏晨整个人都为之震撼,这么说来的话,容妈就是高毅所安排在他身边的—— 眼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