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章 由爱衍生的罪恶 - 豪门双生:总裁的替身娇妻

第139章 由爱衍生的罪恶

原来,那天,容妈并不是顺道经过他的房间,而是有意过来打探他的情况。 苏老爷死去那天,他无意中听到高毅与医生的对话,原以为高毅只是随便问问,并没有放在心上,没想到,高毅竟把猜测告诉苏沫妍了,幸好苏沫妍并没有相信他所说的话,不然的话,他真的无法想像,后果有多么的严重。 苏沫妍并没有相信高毅所说的话,是因为苏沫妍误会高毅是杀害她姐姐的凶手,试问一个杀人凶手所说的话,能值得相信吗?最重要的一点就是,高毅并没有实质的证据,去说服苏沫妍去相信他,反而让苏沫妍对他更加的反感,这就是他的败笔。 苏晨在自己的房间里来回走动,四处查看,那天他的房间里明明就有人进来过,却是找不到踪影,那个人在他的房间,到底要找些什么呢? 证据吗? 那个人,会不会就是一直在装疯卖傻的苏老夫人呢? 苏晨陷入深深的沉思中去,却被房里的一声巨响拉回了思绪,厉声道:“谁……” 苏晨带着浓浓愤怒的咆哮声,回荡着整个安静的房间,吓得苏沫妍整个人都愣住了,结巴道:“对、对不起……” 这么凶恶的苏晨,她还是头一回碰见,让她不知所措来。 苏晨错愕地看着此刻犹如惊弓之鸟的苏沫妍,才惊觉自己的失控,他看到被苏沫妍碰番的椅子,横跨在她的跟前,担心地说道:“别动!” 苏晨迅速站起来,三步并两步来到苏沫妍跟前,拿过她跟前的障碍物,一手扶住她,来到沙发上坐了下来,一脸歉意地说道:“对不起……我刚才不是有意的……” “你最近是怎么了,总感觉有点不太对劲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苏沫妍关心地问道。 自从苏老爷去世之后,她发现苏晨的情绪,总是很容易失控,有时候变得让她很陌生。 “我……”苏晨一副欲言又止,他该如何的去说呢? “是因为公司的事吗?”苏沫妍问道。 如今苏家的重担全部都落在苏晨一个人的肩膀之上,她知道苏晨的梦想是想当一名正义的警察,却不得不因为家庭原因,下海经商,每天面对着形形色色的人,面对着他们的虛情假意,总会觉得厌烦。 “没有……”苏晨叹了一口气。 公司的事,对他来说,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,他最担心的,就是她,苏沫妍。 尽管她现在就待在他的身边,可他总觉得患得患失,总觉得在某一天,因为某些事,失去苏沫妍。 “那是……因为私事?”苏沫妍再问道。 此刻,苏晨沉默了,苏沫妍继续说道:“是我不能知道的吗?” 所以,苏晨才会难以开口。 苏晨俊脸划过一抹苦涩,苏沫妍实在是太聪明了,聪明得让他觉得害怕。 良久,苏晨才悠悠开口道:“如果有一天……你发现,我并没有你想像中那么好,你会讨厌我吗?” “人无完人,我又怎么会讨厌你呢,再说,我也不是一个完美的人,又怎么能要求你完美无缺呢!” “那么,如果是因为某些不可抗拒的原因,不得不做出违背良心的行为,你会怎么去想那个人呢?” 此刻的苏沫妍,并不能看到苏晨眼中带着的恳求。 苏沫妍沉思了一会,说道:“就算那个人如何的十恶不赫,但总有其他办法去表达对他的不满吧,不至于要做出违背良心的事情来,不是吗?” 苏晨看着苏沫妍此刻坚定的神情,他已经知道答案了。 不管理由多么的情不由衷,错了就是错了,不能成为他做错的理由。 “小沫,我们回去法国吧?”苏晨抱着一丝希望,问道。 只要离开这里,一切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的了。 他不用担心哪天东窗事发,会被苏沫妍发现,更不用担心苏沫妍会被高毅抢去。 “回法国……?”苏沫妍瞪着那双没有焦距的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重复道。 苏晨到底遇到什么样的事情,竟让他犹如鸵鸟般,畏缩而又害怕。 “可是,苏老夫人她怎么办呢?”苏沫妍问道。 “我们可以和她一起过去,再说,法国的医术那么先进,相信可以治疗妈妈的病情。” “那公司呢?” “可以交给其他人管理。”苏晨回答道。 “可是,你忍心苏老爷一生的心血,就这样付诸流水了吗?” 苏晨沉默了,尽管苏沫妍说出的问题全是事实,可在他心里,只是不舍高毅的托词罢了。 苏沫妍不是不想离开,只是,离开就能解决问题了吗?当她知道高毅就是杀害姐姐真凶的时候,她多么希望自己像苏晨一样,回到法国去,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。 只是,逃避问题,只是在某种意义上来说,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自我麻木状态罢了,不管你如何装作不闻不问,它依然以自己的方式存在着。 “逃避固然是最好解决方法,但是,你认为这样,问题就能真的解决了吗?”苏沫妍看着苏晨叹气的方向,语重心长地说道。 “就好比你在与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在搏斗,可你并不会因为他的狠戾而有所退缩,反而是越战越勇,因为你深知,只有将他绳之以法,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,不管是对他或者对你来说。” 好形象的比如,让苏晨毫无还击之力。 苏晨知道,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,可他更害怕的是,苏沫妍知道所有一切真相之后,会离他而去,会失去她。如果勇敢面对会让他痛失最爱的话,他宁愿一辈子都活在自欺欺人之中。 苏沫妍抬手,轻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放心,不管发生什么事,我都会和你一起度过。” 苏晨错愕地看着苏沫妍真诚的笑颜,俊脸上更是浓浓的哀伤。 如果让她知道这一切,她还会像现在这样,依旧浅笑着对他说出这样的话吗? 他做这么多,只为守护与拥有这个笑容,却可悲的是,他发现自己离她越来越远了。 既然无法逃避的话,那么,他只好竭尽所能,掩饰所有的一切。 如果将来你发现他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,那么,请相信,那也是因为他过于爱她所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