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章 别有用心的聊天 - 豪门双生:总裁的替身娇妻

第140章 别有用心的聊天

夏初的阳光,没有热情似火、没有凶狠炎热,倒是像个温和的小姑娘一样,和峋地洒在大地上,滋润着花园里争芳斗艳的花朵,天空中偶尔有几只轻哼着歌曲的小鸟飞过,更显苏家花园里的宁静致远。 然而,容妈此刻的心情,恰恰成反比。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往花园的方向走去,不知道,苏晨突然间找她来,干什么? 难不成,他已经察觉到自己暗中帮高毅做事了吗? 容妈来到苏晨跟前,只见他一脸休闲地沏茶,完全不像是个找茬的模样,然而,容妈的心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放松起来,反而越发的害怕。 苏晨看到容妈来了,俊脸上尽显无害的笑意,客气地说道:“容妈,你来了,坐吧?” “谢谢少爷,不过,容妈站习惯了,站着就好了。”容妈小心翼翼地说道。 容妈倒是很有自知之明,奴才本来就是天生的劳碌命,没有资格与主人并排坐着,再说,她也不见得苏晨是真心让她坐下来,不过只是客套话罢了。 “容妈真是见外。” 苏晨也并没有勉强容妈的意思,反正,他找容妈来,也不是闲坐聊天的份。 苏晨拿起刚刚沏好的茶,小小地品茗起来,并没有马上说明自己的意图。 尽管容妈对苏晨在自己百忙之中,把她叫来,却什么也不说,只是让她干看着他品茗的动作,十分的不悦,但是,出于莫大的身份尊卑差异,容妈只好强忍心中的焦急与不满,一脸耐心地等着苏晨发话了。 苏晨优雅地放下手中的茶杯,随意地问道:“容妈在高家做了多少年了?” 容妈先是错愕,尔后不愠不亢地回答道:“都有几十年了。” “哦,这么长时间啊,”苏晨又继续说道:“看来容妈对高家的贡献真是不少啊!” 一个女人的美好青春年华,全献给一个家族,任劳任怨地默默付出着,哪怕她的生命走到尽头,她依然只是高家里的一个老佣人。 明明就是称赞的话语,却在容妈听来,尤为刺耳。 “我只是做着本份工作罢了。”容妈避重就轻地回答着。 “在高家里服侍小姐应该都有十几年了吧?”苏晨抬起头来,一脸微笑地问道。 “是的。” 尽管苏晨脸上的笑容如此的和颜悦色,却看得容妈心惊胆战。 “既然那么长时间了,容妈对小姐一定很了解的吧?” 苏晨那犹如弯月一样的眼睛,紧盯着容妈,让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,她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人,温润的笑意里,竟然让人觉得阴冷。 “了解就不敢说,只能说是清楚吧。”容妈回答道。 了解是一个相当深层次的词,必须是对那个人了如指掌,不仅是对那个人的外在或者是内心。 所以,容妈只能清楚苏沫妍的外在习惯以及朝夕相处所知的一些性格,然而说到了解,她并不能了解她心里的真实想法,尤其是在车祸发生之后,更让人难以捉摸。 苏晨轻笑一声,不知道是嘲笑妈的自视过高,还是鄙视她的愚昧无知。 “既然如此,容妈有没有发现,小姐现在有什么不同呢?” 说话的同时,苏晨那双如鹰般的眼睛,不再是好看的弯月状,而是带着锐利与严肃,紧盯着容妈,直教容妈后背渗出冷汗来。 容妈知道,这个问题,她必须直面回答,不能含糊其词了。 容妈只好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,道:“自从发生车祸之后,太太她的确是跟以前判若两人了,然而,我知道,这或许有她自己的原因吧。” 至少,容妈发现,改变后的高太太,并没有做出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来,反而一改现状,改变了她与先生之间的夫妻关系了。 苏晨很满意容妈的答复,脸上随即露出和善的笑容来,说道:“容妈真是聪明,不愧小姐经常称赞你。” 与其说是聪明,不如说是老练,让她知轻重、懂进退。 “谢谢少爷抬举,”容妈认真地看着苏晨,说道:“容妈很愚鲁,不知道少爷想说什么,不如少爷直说吧。” 容妈没有这个闲情来跟苏晨耍什么猜谜游戏,相信他也不只是邀她来谈心吧。 “既然容妈都这么说了,我也不妨开门见山吧。”苏晨褪去脸上的笑容,一脸认真地说道:“容妈是高家里料事多年的老人,高家里日常大小的家务事都离不开容妈,我相信,如今没有容妈处理杂事的高总裁,一定很不安吧?” 苏晨把一个作为他妹夫的男人,称呼作高总裁,生疏的意味尤为浓重,这是他对高毅身份表示的极大不满么? 容妈当然听出苏晨的弦外之音,他是想她离开苏家,回去高家,至于原因,相信并不是因为高家需要她,而是因为她是高毅的人,他在心底怀疑她的真实用意。 苏晨这么婉转而又直接的“驱逐”,让容妈没有继续留下来的理由,只是,她最放心不下的,就是苏沫妍。 容妈总觉得,苏晨无形之中,很讨厌高毅,而且,他对高太太之间的保护度,似乎是超出了一般兄妹该有的情愫。 “我明白了。”容妈无奈地说道,只是有负于高毅的推托罢了。 苏晨俊脸上一脸的笑颜,说道:“明白就好了,那么小姐那边,容妈该知道怎么说吧?” 苏晨越过苏沫妍,直接跟容妈讨论,目的就是不想引起苏沫妍怀疑他的别有用心,既然高毅已经开始怀疑他,那就说明,容妈就是他的眼线,不管高毅知道多少,他也绝不允许有泄露的机会。 “少爷请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说的。” 容妈正准备离开的时候,苏老夫人一边疾步跑来,一边紧张地大叫道:“不好了……不好了……” 容妈拉住继续往前冲的苏老夫人,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 苏晨看着苏老夫人毫无仪态的疯疯癫癫行为,立马觉得额角隐隐作痛起来。 “不见了……” 容妈看着苏老夫人满布皱纹的脸上,做此与她年龄不相符的夸张表情来,不知道该是笑还是该哭? 苏晨听罢,心中马上警觉起来,问道:“你说什么不见了?” 该不会是苏沫妍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