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2章 凭空消失1 - 豪门双生:总裁的替身娇妻

第142章 凭空消失1

容妈端着一碗刚煎好的定惊茶,来到苏沫妍的房间,顺道向她请辞。 容妈站在门前,努力地扯出一个与平常一样的笑容后,轻轻地打开房门,空荡荡的房间里并没有看见苏沫妍的身影,只有窗口上的窗帘随风飘动着。 她当时明明就看见苏晨扶着苏沫妍回房间了,怎么没在的呢? 容妈把手里的定惊茶放到一边的桌面上,往浴室的方向走去,还是没有看见苏沫妍的身影。 这就奇怪了!难道真像苏老夫人所说的,不见了,不会这么邪门吧! 容妈心里直呼不妙! 她焦急地在苏家里找寻苏沫妍的踪影,不管是她经常出现的地方,还是她从来不去的地方,她都仔细找过好几遍,还是没有发现苏沫妍的身影,她就像是在苏家里凭空消失了一样。 “你说什么?”苏晨震惊的声音在书房里响起:“她不是一直待在房间里吗?怎么会不见了呢?” 他当时明明就把苏沫妍送回房间,并嘱咐她好好休息,他当时是亲眼看着她在床上睡下,他才离开的,不过只是几十分钟的时间,怎么会没看到人的呢? “我在房间里没看到太太,苏家其他地方我都找过了,都没看见太太。”容妈皱着眉头,担心地说道。 她也很奇怪,苏沫妍这么大的一个人,怎么会在苏家说不见就不见了呢? 苏晨沉默之后,命令道:“去把保安叫来。” 苏晨的心因容妈的话而变得更加的沉重与担忧,该不会是王静所为吧?可是,她现在人在郊外的别墅里,根本就没有方便她出行的交通工具,若是徒步而来的话,几千公里的路,大概要走上一天一夜呢,她不可能这个时间段出现在这里的。 如果苏沫妍不是被王静掳走的话,那么,苏沫妍到底会在哪里呢? 若是被王静绑走的话,那么,后果,真是难以想像,不仅仅是他们的关系被揭穿,以王静的个性,绝对有可能杀了苏沫妍。 苏家大厅里,因为苏晨严肃的俊脸上尽是阴沉,让本来压抑的气氛更加的沉重,每个人的脸上除了惊讶之外,更多的就是害怕。 “今天你真的没发现可疑的人吗?” 苏晨重复地问道,冷峻的脸上,没有平日里和善的态度,让人不禁倒抽一口气,为这位保安大叔揑一把冷汗。 “没、没有……” 尽管保安大叔自认为没做过什么错事,但他因为害怕而结经巴巴地回答着,他何止只是额头直冒冷汗,就连后背都被渗出来的冷汗湿透了衬衫。 “你确定?”苏晨眯缝着眼睛,直勾勾地审视着一脸惊粟的保安大叔。 如果没有可疑的人,那么,那个人又是怎么瞒得过保安,把苏沫妍给运出苏家呢?苏沫妍这么大的一个人,又不是小饰物,说收藏就能收藏起来,难不成,她还长了一对翅膀,飞出去不成。 坐在众人之后,装作看电视的苏老夫人,心中也担心着女儿的安危来。 苏老夫人可以肯定的是,不是自家人所为,因为在这里工作的佣人,基本上都有十几年以上,如果是心怀不轨的话,就不会等到今天了。 既可以逃得过苏家所有人的耳目,又可以自由出入苏家,这个人对苏家的情况一定很熟悉。 苏老夫人突然想起前些日子,看到的那个长得像女人一样的男人,那个也认为她精神有问题,并假装请她吃冰淇淋诱骗她出去的陌生人。 这个人她从来就没有看见过,而他却鬼鬼崇崇地出现在苏家,难道是他吗? “这个……”保安大叔被苏晨这么一问,也开始犹豫起来了,他一脸认真地回想当天的情况,又说道:“倒是有一件事……” “什么事?” “今天园艺公司的人过来修揖花园,不久,就看到有人扶着一个晕倒的工作人员,我看他好像挺严重的,就开门让他们出去了。” “那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?”苏晨警惕地问道。 “这个……大概是个女的吧……”保安大叔皱着眉头,不太确定地回答着。 “什么叫大概是个女的,是男是女你难道还不清楚吗?”苏晨不悦地责问道。 难不成那个人长得不够明显吗?还是说是个整过容的人妖? 保安大惊,吓得直打哆嗦道:“我、我……当时、当时他是……打扮得是个男人……但是、但是……长得像个女人……” 虽然这位保安大叔表达得含糊不清,但是,苏晨大致了解是怎么回事了,同时,也肯定这个打扮得像男人一样的女人,绝对是王静。 居然想到利用园艺工人之便把苏沫妍给运送出去,苏晨不得不佩服王静的聪明与心思慎密,只可惜,用在这种不见得被人讨好的事情上。 “明天你不用来了。”苏晨平静地说道。 若不是听他说出来的内容,还真不知道他在无情地辞退那位无心之失的大叔。 “少爷,我……” 保安大叔本想为自己争取最后的原谅,只可惜,苏晨根本就没有给他留下来的理由。 “我可以不追究你放一个陌生人出去,但是,”苏晨一脸严肃地说道:“你居然可以让一个陌生人随便把小姐带走,还浑然不知,你让我怎么可以继续聘用你?” 在这里工作了十几年,难道连小姐长得什么模样都不清楚吗?还可以任由那个人在自己跟前光明正大地把有病的小姐给带出去,这么低级的错误,是他这种资历就该犯的吗? 苏晨严厉的质问让这位保安大叔哑口无言,尽管当时小姐是带着帽子,并把脸靠在那个人身上,以至于他根本就看不到她的样子,但是,若不是因为自己的粗心大意,又岂会让人有机可乘呢! 苏老夫人根据保安的描述,确定与上次她见过的那个女人很相似。尽管保安大叔是失职了,但也是情有可原,若不是对方利用他焦急救人的善心,他也不会如此大意。 她没想到,苏晨会因为这样,而辞退为苏家贡献了大半辈子的保安大叔,由此可以看得出来,苏晨心中,有多么“重视”这个妹妹了。 尽管苏老夫人很同情保安大叔,也很想为他说情,只是,眼下自己这种处境,似乎不容她发表一些正常的意见吧,更何况是要为一个在苏晨眼中,犯了不可饶恕之错的人说情。 张妈更是心惊胆战了,仿佛看到自己将来的下场一样。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已经没有从前那么舒适与安心的心情了,每天都要提着心过日子,让她觉得甚是疲惫。 大概是从苏老爷去世之后吧,苏家开始变了,不管是老夫人,还是小姐,还是少爷,给她的感觉都不再像以前那样了,总感觉很陌生,这种陌生感不自觉地让她崩紧着全身的神经。 保安大叔惭愧地低下了头,没有再为自己辩解了。 因为苏晨严厉的呵斥、因为苏晨脸上的阴冷,大厅里的气氛,再一次降至零下,尽管是夏日的正午,他们都觉得异常的寒冷。 苏晨站起来,在所有人恐惧的眼光中,离开了苏家。 尽管苏晨已经离开苏家大厅,但这里的气氛依然没有得到缓解,仿佛他那气势逼人的精神还存在一样,以至于根本没有人留意到,还有一个人,在苏晨离开之后,偷偷的跟着跑出去了。 那个人,就是他们一直都没有主意到的苏老夫人。 苏老夫人眼看苏晨这么焦急出去,仿佛已经知道那个人是谁了,她就跟着出去,看看这三人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? 苏老夫人一出苏家后,便拦了一辆出租车,让他尾随前面苏晨开的那辆车子。 苏老夫人偷偷跟着苏晨,来到郊外的海边别墅,她伫目于这座具有欧式风格的白色别墅,这,好像是不属于苏氏旗下的物业吧! 苏晨望着空荡荡的房子,大门处明显有不属于他车子的轮胎痕迹,想必王静是打车离开的,她果然比他想像中还要聪明,越是聪明的女人,越是让人觉得难以捉摸,越是让人觉得可怕。 果然是她掳走苏沫妍! “出来吧!”苏晨背着对门口,冷冷地说道:“偷偷地跟了这么久,进来歇一会吧!” 从苏家出来,苏晨就已发现有人暗中跟踪他,只是,他担心苏沫妍的处境,不想和这个人兜圈子罢了。 一直隐身于大门处的苏老夫人心中不禁一惊,居然被他发现了。 怎么办? 离开吗? 已经太晚了,苏晨已经发现她的存在了。 出现吗? 岂不是被苏晨知道自己在装蒜。 不管是离开还是出现,对苏老夫人来说,都是个两难的抉择,不管选择哪一个,都得败露的话,那么,至少要知个所以然来,尤其是老头子的死。 思及此,苏老夫人选择勇敢站出来,与苏晨面对面对峙。正当她准备踏出一步的时候,却被一只手搭住肩膀,阻止了她的动作。 “果然是你,”苏晨转过身来,看见来人后,说道:“高毅。” 高毅一身傲气地站在门口,完全没有被人发现后的心虚与害怕,他毫不避忌地直视着苏晨冷冽的眼神,说道:“苏警官果然英明,这么快就被识穿了。” 原来,高毅在接到容妈的电话后,马上驱车来到苏家,却不料看见苏老夫人上了一辆出租车,尾随一辆豪华的车子,高毅认得这辆车子,是苏晨所有,便也开车跟着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