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、同归于尽2 - 豪门双生:总裁的替身娇妻

第23章 、同归于尽2

高毅把废弃工业区里大部分的工厂都找遍了,还是没有发现黑衣男子与苏沫妍的身影,这黑衣男子抱着一个人,估计应该走得不远的,怎么会消失在他的眼前呢? 高毅脑海中突然闪过工业区门口的那个保安亭,糟糕!他们就躲在那里。 高毅转身往回跑,苏心妍,你一定要等着我,千万不要出事。高毅在心里呐喊着。 高毅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到保安亭的时候,发现房门已被反锁着,他从房门中间的玻璃窗口看进去,正看到那个黑衣男子举起刀,正要刺过去…… “心妍……” 高毅大叫起来,同时,身体也拼命地试图撞开房门,可他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,还是撞不开,情急之下,高毅用拳头打破玻璃窗口,玻璃窗口受到重击后,破了一个小洞口,高毅也不顾玻璃会划伤手臂,伸进去开门。 黑衣男子只想在高毅进来前,赶快解决掉苏沫妍,所以没去阻止高毅的硬闯。 苏沫妍在黑衣男子的水果刀刺下来前,用尽全身的力气,一个翻身,刀子刺在地上,黑衣男子见状,用脚压住苏沫妍的身体,让她动弹不了,刀子再次向她刺下去…… 打开门的高毅马上冲过去,拉起了黑衣男子,往他的脸上一拳打过去,黑衣男子重重地跌倒在地上,黑衣男子从地上站起来,死心不息地拿着刀冲向苏沫妍,高毅一个横踢,把黑衣男子再次拦下来了,无奈之下,黑衣男子只能先把高毅打倒,才能成功地接近苏沫妍。 苏沫妍看见高毅的出现很惊讶,她担心地看着高毅与黑衣男子搏斗,高毅被黑衣男子一个左勾拳,击倒在地上,苏沫妍担心地喊道:“高毅,你没事吧?” 高毅擦一下嘴角的血丝,说:“开什么玩笑!这点小事他怎么会有事呢?” 高毅站起来,继续与黑衣男子再战。 不行,如果她再这样被绑下去的话,高毅一定会被这个黑衣男子打伤的,她一定要想办法,让自己松绑才行。 苏沫妍四处观看,发现了门口处的碎玻璃块,趁着黑衣男子与高毅打斗的时候,她蹦跳着过去,蹲下来,拿起玻璃,割起被捆绑双手的麻绳。 因为门口距离他们搏斗的位置太近了,黑衣男子打倒高毅后,就势拿刀刺向苏沫妍,苏沫妍眼看刀子快要刺下来了,只能加快切割的速度,可是,刀子已经离自己不到一公分的距离了…… 正在千钧一发之际,高毅挡在苏沫妍前面,用手握住了水果刀,阻止了它要继续刺下去的冲动,黑衣男子使劲地把刀拔出来,并一脚把高毅踢向一边,高毅吃痛地惨叫一声,这傢伙是想要把他的手割断吗? 苏沫妍倒抽一口气,她没想过高毅用自己的身体去抵挡利器的。 绳子总算被苏沫妍割断了,苏沫妍趁着黑衣男子挥刀刺过来的时候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一个直拳,把黑衣男子打开一米之远。 高毅惊愕地望着苏沫妍,这傢伙的力气,好惊人啊! 同时,接到高毅报警后的警察赶来了,很快,保安亭被警察包围了。 黑衣男子听到警车来到的声音,想在警察进来之前,把苏沫妍给杀了,便吃力地站起来,拿着刀迅速地冲过去…… 赶到门口的警察看见情况危及,便瞄准黑衣男子开了一枪,枪声响遍整个废弃的工业区,所有的一切都因为这声枪响瞬间寂静下来了。 黑衣男子的腿部中了一枪,跪在地上,他一脸痛苦地看着苏沫妍身后的一大遍警察,自知再上去杀她已经是不可能的了,如果她不死,他就得死,不然,李娜就会有危险,他曾许诺用生命去保护李娜,不受任何危险,现在该是兑现承诺的时候了…… 黑衣男子举起水果刀,用力的自己的胸口,鲜血瞬间从刀口处涌流下来。随着黑衣男子倒下的身体,还有黑衣男子对李娜母子俩的不舍—— “永别了,娜娜、我的……”黑衣男子没有说完,便闭上了眼睛。 “不——”苏沫妍大叫着。 她不能接受,她不能接受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,就这样断了,随着黑衣男子的死亡,真相也永远随之埋藏了,再也没有人可以证明李娜就是杀害姐姐的真凶了,他怎么可以、怎么可以对她这么的残忍!苏沫妍望着黑衣男子的尸首,旁若无人地痛哭流涕。 高毅对苏沫妍这么激动的表情很诧异,她为什么会对这个想要杀死她的匪徒这么的伤心难过呢?她到底与这个黑衣男子有什么纠葛呢? 一警察跑过去,看了一下黑衣男子,说:“还没死,还有脉搏,快叫救护车。” 苏沫妍听到警察的话后,整个人都豁然开朗,又重新燃起了希望。 医院 “高太太,感谢您的合作,如果日后想到什么的话,请随时跟我们联络。”一警察给苏沫妍录完口供,说道。 “好的。” 苏沫妍不想姐姐的死节外生枝,所以只跟警察说,她在停车场的时候被人打晕了,醒过来后就发现自己被绑在工业区里了,至于那个匪徒因为什么要杀她,她只说不清楚,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什么人? 苏沫妍并没有说出黑衣男子与李娜的关系,因为她知道,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指证李娜,哪怕黑衣男子没有死,相信他也会因为保护李娜,也不会对警察说任何话的。 苏沫妍有一点想不明白,黑衣男子为什么非要选择死亡来保护李娜呢?其实,保护李娜的方式还有很多,他大可以三缄其口,或者承认所有的罪状,不一定要选择自杀,苏沫妍怎么也想不出个原因来。 “对了,请问,那个匪徒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苏沫妍问道。 只要那个黑衣男子没有死,她总会想到办法,让他说出实情来的。 “他也算幸运,没刺中要害,不过,因为失血过多,现在还在危险期。”警察说道。 怎么一个受害者居然还会关心起那个想要杀害她的匪徒来呢?警察狐疑地想着。 此时,苏沫妍见为高毅救治的医生出来了,便问:“病人怎么样了?” 医生正想说话的时候,躺在病床上的高毅用虚弱的声音叫唤着:“心妍……” 苏沫妍看到高毅一副快要断气的样子,便没有听完医生所说的话,跑到他的床边,说:“我在这里,我在这里……” 高毅断断续续地说着:“我……我……快不行了……只想在死前想听你亲口说句话。” “什么话?” 此时的苏沫妍已经哭成个泪人了,她没有想过,高毅会出现在那里,更没有想过高毅会挺身救自己,虽然,他和高毅没有交集,可是,为什么当听到他要离世的时候,心会这么的痛呢?就像当初姐姐离开她时一样,甚至可以说是,比那个时候更加的痛心。 也许,是因为他奋身救自己的缘故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