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章 、生死一线1 - 豪门双生:总裁的替身娇妻

第38章 、生死一线1

三十八、生死一线 苏沫妍可笑地自嘲着,她今年可真是犯太岁的命了,不是被刀子指着,就是被手枪对着,下次还真不知道被什么利器威胁着生命了? “这回再也没有人能保你了,你死定了!”唐冰冷的表情下露出可怕的杀戮目光,犹如一只猛兽准备攻击猎物时撕杀的神情。 苏沫妍步步后退,唐步步逼近,苏沫妍来到一个酒埕前,故意用力踢破了一个大洞,瞬间,美酒如洪水般,汹涌而出,整个酒窖弥漫着美酒的香醇与甘甜。 “准备受死吧!”唐拿着手枪,再一次瞄准苏沫妍的额角,一字一顿地说着。 苏沫妍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说着:“如果你想和我陪葬的话,那就开枪吧!” 唐罕见地皱了一下眉头,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 这个女人,到底在他面前玩什么把戏? “看来你是太专注于想杀死我了,所以完全没有留意到周围环境有什么异样?”苏沫妍气定神闲地说着,完全没有被自己的头部随时被开个小洞有所影响。 唐用力了嗅了一下空气中的气味,闻到一股浓烈的酒精味道,低头望了一下地面,几乎都被酒水浸遍了。 唐不以为意地说着:“那又怎么样,不过只是些酒罢了。” “难道你不知道当酒精达到一定浓度的时候,遇到易燃体就会爆炸吗?这坛酒的酒精含量相当的高,而且,比一般酒的浓度还要高出几十倍,所以才会用酒埕将它密封住。”苏沫妍不紧不慢地说着。 唐半信半疑地盯着苏沫妍,没想到这个女人,比他想像中还要难以对付。 正当两人僵持的时候,高毅已根据跟踪器,来到酒窖了。他偷偷地进来了,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唐的身后,拿着木棍正准备攻击他。苏沫妍看到高毅的出现,虽然很诧异,却在唐面前表现得一脸的若无其事。 高毅不得不佩服高智的聪明,居然把窝藏地点选择在他们想像不到的高家酒窖里,回头他得把这两个保安给辞退了,居然让两个陌生人把人带到家里来,竟然毫不知情,他继续聘用他们还有什么用呢! 唐也并不是吃素的,多年的经验告诉他,身后站了个人,他敏捷地躲避开高毅的攻击,并迅速地箍住苏沫妍,劫持着她,并用手枪指着她的脑袋,对高毅下着命令:“把东西放下,不然,我一枪毙了她!” 高毅看着唐的手枪冷冷地紧对着苏沫妍的额角,无奈之下,只能丢下木棍。 苏沫妍眼看着唐箍住自己脖子的手,正拿着那个关乎着高氏集团命脉的文件,时机已经来了,她什么也不多想,二话不说地把唐手里的快递袋子抢过来,迅速地丢到高毅跟前,说道:“不要管我,快走!” 高毅接过快递袋子,他没想到,苏沫妍在如此危险的处境下,竟然还想着他的事,他又怎么可能丢下她,自己逃跑呢! 她可知道,她的生命联系着他的,他又怎么会不管她呢! 唐没有想到苏沫妍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的狡猾! 唐卒不及防被苏沫妍抢去授权书,盛怒之下,本能地想开枪杀了苏沫妍,可脑海中突然闪过苏沫妍刚才说的话,便改为用手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,力气大到几乎让她透不气来。 “把东西丢过来,不然,我就掐死她!”唐边威胁,边加大手中的力度。 苏沫妍被掐得似乎能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,她双颊通红,双手死死地抓着唐掐着脖子的手,她困难地摇着头,示意高毅不要交给他。 “你不要伤害她,我给你!” 高毅正准备把文件丢给唐的时候,却被人从背后袭击,用木棍狠狠地重击着头部,他一个重心不稳,倒在地上。随着高毅倒下去的的身影,苏沫妍惊讶地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高智,正拿着木棍站在那里。 高毅被击倒在地上,受创的头部瞬间鲜血流了下来,看东西有些模糊不清,他拿着文件,摇摇摆摆地站了起来,想往苏沫妍的方向走去。 高智再次举起木棍,正准备再一次打下去…… 这一棍下去,什么都该结束了,他多年来忍辱的生活,妈妈苦难的日子,都得以偿清了,还有……就是苏沫妍的自由。 “不……要……”再打下去高毅就会死掉的。苏沫妍通红着脸,瞪大眼睛,艰难地吐出两个字。 苏沫妍拼命地挣扎着想要冲过去阻止高智的行为,却被身后的唐紧紧地死掐着脖子,她挣扎的动作越是激烈,唐掐她脖子的力度越大,她现在已经是难以呼吸了,眼前高毅的身影已经开始变得模糊了。 高智正准备要打下去的时候,却被一把熟悉的声音喊住了—— “住手,智儿!”说话的人是高智的妈妈,也就是高俊亨当年的姨太之一的林美莲。 “妈妈,您怎么会在这里?”高智无比的惊讶,正要打下去的木棍也停顿下来了。 她不是应该在美国吗?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 除了林美莲,还有高俊亨,高俊亨身后还站着一大批的警察,随时待命着,高智是不允许高毅报警,可没说过不让他去报警啊。 高俊亨猜测高智此趟回来的目的,大概就是为了他的母亲,所以,高俊亨亲自飞去美国,把林美莲给请过来。 林美莲看到高俊亨的时候,态度相当的恶劣,说什么也不愿意开门让高俊亨进去,恨不得用扫把把他给扫回中国去。 “如果你想你的宝贝儿子下半辈子在牢房里度过的话,你就继续把门关上吧!”高俊亨一如既往地带着不可让人抗拒的威严说道。 林美莲听到儿子有可能出事了,态度便软了下来,打开了门,并同意跟随高俊亨马上坐飞机回国去,阻止儿子的一切恶行。 林美莲满脸愧疚地望着儿子,说道:“我是来告诉你,事情的真相的。” “你说什么真相?”高智疑惑地望着妈妈。 事情的真相,不就是高俊亨当年如何无情地抛弃怀孕在身的妈妈,如何不顾夫妻之间多年的情分让她饱受生活的艰苦,这么多年来,妈妈不就是一直这么的说的吗? 同样是高俊亨的儿子,为什么高毅一出生就得到所有人的赞赏,而他却一直承受着被人唾骂私生子的臭名,高毅今时今日所拥有的一切,应该是属于他的。

上一篇   第37章 、决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