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 、犹豫

子弹没有如期地射在她的身上,苏沫妍转过头,正看见高智用自己的身体为她抵挡无情的子弹。 随着高智倒下的同时,唐也中枪倒下了。唐把苏沫妍打倒在地上的时候,警察见时机到了,便开枪击毙了唐,只可惜,他们还是慢了一步,唐终究还是开了枪了。 “就算我死了,也为你准备了一份非常好的礼物。”唐在倒下那一刻,还对着高毅阴险地笑了起来。 “高智……”苏沫妍抱着高智的身体,鲜血不断地从他的伤口中流出来,渲染了他整个胸膛。 高智俊俏的脸瞬间变得苍白起来,断断续续地说着:“报仇……真的……让……自己……好累……我……终于……解……脱了……” 最后还是能护苏沫妍周全,这是高智认为唯一能补偿对她造成的伤害,虽然无法表达对她的爱意,但能死在她的怀里,他也无憾了。 “没事的,振作点……救护车快来了……”苏沫妍用手按着高智胸口上不停地流着鲜血的伤口,伤心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,冰凉透明的泪水滴在高智毫无血色的俊脸上。 高智想伸手拭去苏沫妍脸上的眼泪,可最后还是无力地放下手,闭上了眼睛…… “不要——”苏沫妍抱着高智的尸体,大哭起来。 他为什么这么的傻啊?用自己的生命保护着自己,面对着高智这份恩情,叫她以后如何的偿还呢?他是想让她一辈子都活在自责当中吗? 带给苏沫妍莫大震撼的何止只是高智的行为,还有高智临终前的话,仿佛高智今天的下场,预示着她将来的结果。苏沫妍回国的目的,就是为了姐姐讨回公道,在外人眼里,就算有着多么合情合理的理由,其实也不过只是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,说得难听一点,其实就是为了姐姐报仇雪恨。 如果李娜真的被她给绳之以法,那么,也许将来,她肚子里的孩子并不理解她的行为,长大了找她或者她的孩子报仇,然后,自已的孩子长大了又找李娜孩子的孩子报仇,这样的悲剧不停地循环着,那何时才能了呢? 一个人不幸的逝去,却关系着这么多人的悲剧,逝者已矣,真的值得吗? 冤冤相报何时了,她是否放下对李娜的成见,放下执着,结束一场悲剧的到来呢? “还有气息,赶紧送去医院。”救护人员赶到了,检查了一下高智,说道。 救护人员马上把奄奄一息的高智放到担架里,抬到救护车里,并迅速地为他输着氧气。 高智被抬上救护车时,口袋里的手机掉了出来,掉在地上。因为高智的情况危急,医护人员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其他的事情,就这样关上车门,绝尘而去了。 最后,经过警察的调查,原来唐是高俊亨公司以前一名被解雇的员工唐源的儿子,唐源当时是公司的财务经理,因为利用职务之便,挪用公款,偿还债务,被高俊亨发现了,便辞去他,并责令归还所有公款。无力偿还的唐源,走投无路之下,只能向高利贷借钱,并怀着侥幸的心理,思想着用这些钱去赌一把,结果全输光了,面对着高额的债务,唐源根本就无力偿还,结果跳楼自杀了。 唐把父亲自杀的一切全部都归究于高俊亨,因为是他解雇了父亲,迫他走上了向高利贷借钱的不归路,如果不是高俊亨,现在他的父亲还是好好的活着,所以,唐不惜一切地报复高俊亨,为自己的父亲报仇。 当唐知道高智是高俊亨私生子的时候,便开始接近高智,由于两个人都痛恨着高俊亨,两人很快便一拍即合,有了相同的敌人,事情总会很默契地顺利着。 案子在一个人死了、一个人昏迷不醒的情况下结案了。 当高毅醒过来时,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里,身边坐着的却是大腹便便一脸担忧的李娜,没有如期地看到苏沫妍的身影,高毅突然觉得很失落。 “太太呢?她没事吧?”高毅坐起来问道。 高毅突然想起,在他晕倒前,依稀记得那个人向他开枪,是苏沫妍不顾一切地跑过来挡在他的前面,之后,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高毅努力地回想着当时的情况,可是,当他用力去想的时候,脑袋被袭击过的位置就开始疼痛起来,他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头,好让它能回想起当时的情况。 “毅,不要这样,医生叫你好好休息的。”李娜阻止高毅虐待自己,安抚道:“姐姐她没事,她说有点累,回去休息了,还吩咐我好好的照顾着你。” 只有这样,才能阻止高毅继续伤害自己的动作,阻止高毅去找到苏沫妍,她绝对不能让高毅去找苏沫妍,绝对不能。 “真的吗?”高毅有点狐疑地望着李娜。 高毅的心始终还是放不下苏沫妍,想回去看一下她,可无奈,他的头真的很痛。 “真的,你再睡一会,明天醒过来,就能看到她了。” 虽然李娜心里对高毅对苏沫妍的在乎相当的不满,但她为了安抚高毅,只能装作什么事也没有。 李娜扶着高毅躺了下来,并为他盖好被子,温柔地说着:“睡吧。” 也许因为药效关系吧,高毅再次睡着了,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时分了,他看见李娜睡着了,便想找自己的手机,打个电话回去,问问苏沫妍的情况,可是,不管他怎么找,还是没找到他的手机,无奈之下,他只能出去医院的公用电话那里打电话回去。 电话响了很久,总算有人接听了,接电话的人刚好是容妈,容妈一听到来电是高毅,便焦急地乞求她一定要救救太太。 “太太发生什么事了?”高毅担心地问道。 他就觉奇怪,苏沫妍不可能不会出现在医院里的,如果她真的不在乎他的话,她就不会拼命地为自己挡子弹,她没有第一时间等他醒过来的原因只有一个,就是她出事了。 “太太被警察怀疑杀人,昨天被带走了。”容妈硬咽道:“我有打电话给先生您,可是,一直没人听,来医院找先生,却被李娜小姐挡在门外,说不能打扰您休息……” 容妈相当的担心苏沫妍的情况,如果一旦被入罪了,可是要坐牢的,这样的话,太太这辈子就得在牢房里渡过了,她的大好年华就这样被毁于一旦了。 “毅,大半夜的,你在这里干嘛呢?”李娜站在高毅身后,问道。 李娜醒过来后,发现高毅没在床上,便出来找他,没想到在走廊里看到他了。 高毅挂上电话后,不顾李娜有孕在身,一巴扇过去,狠狠地说道:“别以为怀着高家的孩子,就变得有持无恐,如果心妍出什么事的话,你也别想活着!” 高毅总算知道,李娜为什么一直阻挠他去找苏沫妍,原来就是为了掩饰苏沫妍被警方逮捕的消息。 这女人,也太可恶了!今天如果不是看在她怀了高家骨肉的份上,他早就把她给踢出去了,留着这样小心眼的女人在身边,指不定将来会对苏沫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。 李娜吃痛地捂住脸,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楚,却比不上心里的万分之一,高毅他可是从来没有出手打过她的,这次,竟然为了一个被他冷落多年的妻子,不顾他们多年的情份,毫不留情地打了她一巴掌。 苏沫妍,今天这一巴掌,来日她一定双倍奉还。 漆黑的晚上,看不清楚李娜脸上的狰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