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 、保释

“你没有权利拒绝我的要求!”苏沫妍说道。 这女民警前世与她有十冤九仇吗,这辈子看她的眼神像似把她生吞似的。 “哼!”女民警一脸的不屑。 落魄的凤凰不如鸡!女民警没有理会苏沫妍的要求,傲慢地转过身,头也不回地离开。 女民警只要一看见苏沫妍那张堪称妖精的俏脸,她就不由得愤恨起来,怎么看苏沫妍都觉得她特别让人讨厌,尤其是苏沫妍那双似乎会说话的大眼睛,更让她觉得讨厌。 也许,女人生来就妒忌比自己美丽的女人,由妒生恶、由妒生恨! “就你这态度,我一定会投诉你的!”苏沫妍喊道。 就她那个态度,怎么配做人民公仆呢,只会浪费国家粮食而已! “你能释放出去再说吧!”杀人可不允许被保释出去的,再说,她现在证据确凿,想出去恐怕是难上加难了。 女民警才刚走几步,便迎来身为狱警的师兄,他说:“师妹,张律师是来保释高太太的。” “现在已经是晚上,早过了保释时间,这样……好像不太合规矩吧?”一听到苏沫妍被保释出去,女民警心里觉得特别的不悦。 听到外面的对话声,苏沫妍高兴地想着,一定是高毅安排来来保释她出去了。既然他来了,说明他的身体也无大碍吧!苏沫妍总算松了一口气。 “我们已经得到所长的特许,难道还要经过你这个小小的实习警察的允许吗?”苏晨从张律师身后站出来,冷冷地说道。 不过只是一个实习警察,居然放肆到阻挠堂堂一个所长保释一个疑犯,她的胆子未免太大了吧! 女民警被苏晨冷冽的气势所吓倒,当听到有所长的手谕,马上赔着笑脸,说道:“当然可以,当然可以……” 她现在还在实习期,能否成功转正,还要看所长的最后的评语,眼前这个男人好像与所长关系挺好,如果不卖他的人情的话,难保他不会向所长告状,到时候,别说她能否转正,恐怕连她的工作也不保。 女民警打开铁门,一改先前的嚣张怒拔,一身躬讳地对着苏沫妍说道:“高太太,方才,真是对不起,我还是个新手,有很多地方都不懂,请高太太您不要放在心上。” 苏沫妍相当佩服女民警变脸的迅速!也许,这,就是社会的现实了吧! 苏沫妍从来就不是那种心胸狭窄之人。既然女民警已经低三下四地道歉了,她也没道理追根到底。 两个小太妹一脸不服气地偷偷看着苏沫妍走出牢房,她们两个可是为了教训苏沫妍才故意进来的,现在她被保释出去了,她们两个就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,可是,现在是,谁来保释她们呢? 苏沫妍高兴地走出去,看到来人居然是苏晨,脸上划过一丝失落,转而换上一脸的惊讶,问道:“苏晨,你怎么会回来的?” “知道你出事了,我马上飞回来。” 苏晨没有错过苏沫妍脸上稍纵即逝的失落,原来,她期待看见的人,并不是他,是高毅吗? 苏晨看见苏沫妍白皙的脸蛋上,有着令人惨不忍睹的手指印,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摸她的脸上的红肿,心疼地说:“你的脸……” 苏沫妍下意识地避开着苏晨的触碰,说道:“没关系。” 苏沫妍脸上露出让人猜测不透的坚定笑意来。她应该感谢这两个教训她的人,如果不是她们的暴打,她也不会这么快,下定决心。本来,因为高智的事,使她一直犹豫着,如今,她不用再顾忌着什么,一定要让李娜受到应有的惩罚。 有些人,犯了错,可以值得去原谅,可有些人,犯的错,绝对不能让她消遥法外。她不能让这些心存歪念的人继续活在这个社会上,让她有机会祸害其他人。 伸出去的手没有如期触碰到苏沫妍,苏晨为掩饰尴尬,顺势的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说道:“那我们回家吧!” 那个狱警师兄看着苏沫妍一行人离开后,便好心地提醒着这个师妹:“还好人家高太太够大度,没有追究你刚才的行为,不然,你连实习的机会都没有了。下回做人做事要懂得分寸,不然,谁也保不了你。” 只是一个实习警察,居然嚣张到与高家太太叫板,她是活得不耐烦了还是不想活了?等到她做到所长的位置,才来与人家较劲吧! “谢谢师兄的提醒。”女民警讨好地回答着。 女民警口头上虽说着谢谢,可心里一直诅咒着苏沫妍,长得一副狐狸精的样子,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、几个臭钱,到处勾引着男人,她只不过是命好,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,如果没有金钱的包装,看谁还会要她这种女人! 戝货! 女民警身穿着一身警服,却说出一句与她警服不相配的词语来。 女人的妒忌心,真的是相当的恐怖。 车里,苏晨递过一瓶刚从警局出来时,从便利店那里买的冰冻矿泉水,说道:“没有冰袋,先用它冰敷一下吧,这样会舒服一点!” “谢谢!”苏晨永远都是这么体贴!苏沫妍接过冰冻的矿泉水,放在她红肿的脸上,冰凉的感觉瞬间让她火辣辣的脸觉得舒服了许多。 “你怎么知道我出事了?”苏沫妍好奇地问。 他人不是在法国吗?难道她被警方逮捕的消息这么快就飘到大西洋的对岸去啦? 苏晨似乎看出苏沫妍小肚鸡肠的心思,说道:“别看我人在国外,这里可到处都是我的眼线。”和她相处这么多年,只要苏沫妍翘翘屁股,他就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。 “那批准保释我出来的,也是你的线人获准的?”苏沫妍拿着矿泉水当作是鸡蛋,在脸上的患处来回滚动着。 苏沫妍知道,涉嫌杀人的嫌疑犯,是不准保释出去的,既然能有这个权利放她出去的话,苏晨的这个眼线,官职肯定不简单。她记得当时苏晨保释她的时候,有提到所长,难道,苏晨的眼线,就是所长,如果是真的话,那么,苏晨也太厉害了!他的人脉关系,居然广泛到可以围着世界绕一圈了。 “错,是我一哥们,我可是把兄弟情分都搁上了,才能把你弄出来。”苏晨倒是说得一脸的漫不经心,完全不像是曾为这件事很困难的样子。 “简直是天下奇闻啊!我们苏所长一向公正廉明,秉公办理,居然去搞关系,简直是不可思议啊!”苏沫妍夸张地说着。 据苏沫妍所知,曾有多少人向苏晨送过红包,贿赂他,然而,一身正气的苏晨不屑于这些小利益,断然拒绝,苏晨今天的行为,真的让苏沫妍大为惊叹。 “既然我们苏大小姐不想走私人关系,那么,我们回去吧!” 这个小傢伙,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!他这么做,还不是为了她! 苏晨故意转动着方向盘,准备调头,却被苏沫妍阻止了,一脸讨好地说道:“别别别……我知道你这样做是为了我,谢谢你,真的。” 苏沫妍突然一脸认真地看着苏晨,真心地说道。 苏晨看着苏沫妍认真的小脸异常的美丽动人,俊脸不由得红了起来,为了掩饰自己的羞涩,他故意清了一下喉咙,说道:“知道就好了。” “我们这是去哪?”苏沫妍望着前方,问道。这不是回高家的路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