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 、留宿

苏晨扶着苏沫妍回到房间后,并命令容妈去取来冰袋,为苏沫妍红肿的脸冰敷,虽然回来的路上已经用冰冻的矿泉水敷过,可依然没见什么效果,从她被打得不对称的脸上可以看得出,这下手的人有多狠啊! 苏沫妍没等苏晨放开手,便径自地在床上坐了下来,不满地说道:“好啦,不用扶啦,我不过只是脸受了点伤而已,又不腿残了。”用不着这样大惊小怪的。 苏晨看着苏沫妍红肿的脸因为嘟起小嘴的关系,显得有点滑稽,忍不住笑了出来,故意取笑道:“你这样子,还真有点像脑残的人。” 苏沫妍就是这样,从来不修饰自己,他就是喜欢这样真实的她。 苏沫妍毫不客气地白了苏晨一眼。 这就是她和苏晨一直以来的相处方式,因为彼此了解对方的性格,所以从来不因为对方的玩笑而放在心上,相反的,把它当作一个笑话,在无趣的生活中增添一份乐趣。 苏沫妍突然凑近苏晨,目不转睛地盯着他,一本正经地质问道:“说,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 苏沫妍突而其来的近距离靠近,近到只要苏晨稍为动一下,就能亲到他渴望已久的樱桃小嘴,虽然他与苏沫妍相处几十年,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亲近,苏晨能明显的地听到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,势有一种将要跳出来的趋势,可又因为苏沫妍的质问,又跳回去了,转而一脸的防备,不动声色地拉开一段距离,怯怯地问道:“你……你想说什么……” 苏晨真佩服苏沫妍转移话题的速度,前一秒还在闹点小脾气,后一秒便严肃地质问着他,他几乎都跟不上她的节奏。 苏沫妍挺直腰板,一副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当然就是王静啦,她刚刚看你的表情,好像是认识你似的,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的?” 苏沫妍不可否认苏晨天生长得一副妖孽相,可她不敢相信,身在异国的他,居然可以飘洋过海,认识本国已婚的女人。 听到苏沫妍这么说,苏晨才暗暗松了一口气,他故意思考地说着:“是那个一头黑色直发的女生吗?嗯……你不说我还不觉得怎么样,一说的话,就觉得有点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……”苏晨突然一拍大腿,说道:“没准是哪个羡慕我的粉丝。” 苏晨摆出一副洋洋得意的欠揍表情,他可是警队之光来的,他的威风事迹,当然可以迷倒一群天真烂漫的少女啦。 苏沫妍这样问,是代表着她在吃醋吗?苏晨心里暗暗地高兴着。 “少臭美了!”苏沫妍再赏他一记白眼,说:“人家可是大学还没毕业就做了高毅的小老婆了,又怎么做你的仰慕者呢?” 话已既出,苏沫妍突然神色暗了下来,说:“我有什么资格说她呢?姐姐不也是小小年纪就成为高毅的老婆吗?只是姐姐没她幸运,可以活在这个世上……” 想到姐姐的遭遇,苏沫妍愉悦的心情瞬间沉重起来,满是心事的脸上,忍不住泛着晶莹的泪光,在苏晨面前,苏沫妍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情绪,因为他是她值得信任的人,也是唯一知道事情真实的人。 苏晨在苏沫妍跟前蹲下来,心痛地为苏沫妍拭去脸上的泪水,一脸认真的望着苏沫妍,说:“要不,我回来帮你吧!” 他是真的想留在苏沫妍的身边,没有苏沫妍的地方,对他而言,犹如一张白纸,暗淡无光。 再说,以苏沫妍目前的形势,已经超乎他的控制,他不想苏沫妍再受到任何的伤害,这一次,他还能及时的飞回来解救她,他不敢想像,下次他是否还能如此的及时。 听到苏晨这样说,苏沫妍一脸的欣喜,有苏晨的帮助,她做起事情来肯定事半功倍,只是,这趟浑水危险程度远远超乎她想像,她又怎么可能自私的让苏晨为她冒险呢?她已经失去了姐姐,她不想再失去一个哥哥。 苏沫妍相当理智地说道:“我很高兴你能这样说,只是,如果你突然之间要回来了,肯定会引起怀疑的,我不想打草惊蛇,最重要的是,我不想你有危险。” 苏沫妍希望他们都能好好的,所以,她不想任何一个人为她去冒险。 “好吧,但是,你要答应我,一定要保护好自己,不要做危险的事情。” 苏晨知道苏沫妍主意已决,不再坚持下去,因为他深知她的倔强,一如当初,知道她对姐姐的情义,毅然回国的决心。 “好,我保证!”苏沫妍突然破泪为笑,竖起三根手指头说道。 虽然苏沫妍信誓旦旦地说道,但苏晨心里还是十万个不放心,当日回国前,她不也是这样保证的吗,现在呢,居然成为故意杀人的最佳嫌疑犯,他能放心得下吗? 苏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他注定是败在苏沫妍这个小丫头之下的了。 此时,容妈已经拿着冰袋进来了,苏晨接过冰袋,丢到苏沫妍的手里,说道:“那你现在就得学会如何护理自己。” 缉凶并不是一桩简单的事儿,跌打损伤是在所难免的,并不是每一次都这么幸运,只伤着一些皮毛,说不准会危及到生命,所以,最重要的是学会自救。 苏沫妍接过冰袋,自已敷了起来,她就知道,苏晨这傢伙生气了,翻起脸来比翻书还要快,但是,她知道苏晨生气时间并不长,很快就消气了,印象中,苏晨生气时间的记录,从来不超过四个小时,这回,她敷完冰袋,再睡个好觉,一觉醒来,他也就没事了。 苏沫妍暗暗微笑着。 苏晨再也没有理会苏沫妍,径自地拿起手提电脑,工作起来,今天晚上,他准备留宿在苏沫妍的房间里,就像往时一样,她睡她的觉,他做他的事情。 苏沫妍也并没对苏晨的行为感到不妥,二十几年来,她都习以为常,因为在外国,他们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,只是,苏沫妍没有意识到的是,今天的她与往日的她不同了,如今的她,已经成为别人的妻子了。 苏晨把房间的灯关掉了,依旧对着电脑工作,只是,现在的他,电脑屏幕上的字,他一个也看不进去,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苏沫妍,他望着床上熟睡的人儿,喃喃低语:“我回来,不仅仅是要帮你,最重要的是,我想见你,想留在你的身边。” 月光透过落地玻璃窗,洒在苏晨身上,忧伤的气息弥漫着全身。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生离死别,而是我明明站在你跟前,却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意。

下一篇   第45章 、臆想情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