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 艳照门

苏沫妍醒过来后,发现苏晨已经离开了,打他的手机也关机了,苏沫妍猜想,他应该是坐飞机飞回法国的途中了。 这傢伙,走也不吱一声,正如他回来的时候一样。 此时,容妈慌里慌张地进来了,说:“太太,大事不好了,外面来了很多记者。” 苏沫妍来到落地窗前,往大门的方向望去,只见门口里三层外三层,被记者围得水泄不通,在发现苏沫妍的身影后,纷纷拿着相机往她的方向拍照。 苏沫妍迅速拉上窗帘,皱着眉头地问:“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 该不会是冲着她被怀疑杀人的事情而来的吧! 容妈吞吞吐吐地说着:“好像是说关于……你的……照片。” 容妈实在是说不出“”这两个字来,只能用照片代替。 然而,苏沫妍还是不明就以地问道:“什么照片?” “就是……你的、你的……不雅之照……”容妈总算找到一个自己认为可以接受的词语来形容了。 不雅之照??苏沫妍依然想不起来,她到底什么时候拍过所谓的不雅之照。 “有今天的娱乐报刊吗?”苏沫妍问。 容妈就知道苏沫妍会这样问,所以早就准备好了。容妈把手里的娱乐杂志递给苏沫妍。 苏沫妍接过杂志,不用翻开来看,便已经知道照片的内容了,因为这些八卦杂志社把富有新闻价值的信息刊登在封面,成为头条。 苏沫妍不可置信地瞪着眼睛,看着封面上一丝不挂的自己,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被拍的?怎么她一点印象也没有! 此时,高毅寒着一张脸,来到苏沫妍跟前。苏沫妍望着高毅犹如冰山一样的脸,再望了一下手中的杂志,以为高毅是来兴师问罪,解释道:“这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……” 其实,事情到底是怎样,苏沫妍也没法解释清楚,她唯一肯定的是,她又成功地被人陷害了。 “你还好吧……?”高毅关心地问道。 没有预期的质问,让苏沫妍深感意外,高毅这样问,是相信她是无辜的吗? “你相信我?”苏沫妍不太确定地问道。 难道他不想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吗?尽管她自己也不清楚的来龙去脉。 “因为我曾经答应过你,无论发生什么事,都相信你。”高毅一改他的扑克脸,认真而坚定地说道。 况且,这照片,根本就不是苏沫妍自愿被拍的,她是当日被高智所利用,为了对付他的戏码,这说到底,还是他连累了苏沫妍,如今,他有什么资格去说她的不是呢? 没有保护好自己的老婆,身为丈夫的他,也难辞其咎! 苏沫妍无比震惊,她没想到,高毅真把她当日所说的话,当作一回事了。 没有哪个男人,可以接受自己的妻子,这样赤身暴露于众人面前,面对这么大的丑闻,他居然可以表现的这么镇定自若,屡行诺言,无条件的选择相信她,不追问她一句为什么。 然而,苏沫妍还是想澄清事实,说道:“这里面的人,不是我。” 尽管那个人合成得天衣无缝,但还是被眼尖的苏沫妍发现的漏洞。 “哦,怎么说?”高毅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。 他从未想过,这照片上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,并不是真正的她,否则,当日也不会被高智所唬住。 其实,也不怪高毅,他的目光聚焦并不在于的身体上,而在于苏沫妍的头像上,当看到照片时,他便理所当然的,认为里面的女子便是她了。 “答案就在这里。”苏沫妍指着照片里,女子身体的脚部,说道。 高毅看着苏沫妍所指的方向,良久,他才恍然大悟,他终于明白,苏沫妍为何这么肯定,照片里的女人并不是她本人了。原来,照片里的女子,脚跟处并没有被绷带包扎过的痕迹。 苏沫妍继续说道:“从那天去医院复诊之后,脚上的绷带一直没有脱掉过,如果照片上的女人真是我的话,那么,她的脚上应该有跟我一模一样的绷带才对。” 苏沫妍相信拍摄者不会无聊到,在脱掉她的衣服之后,把她脚上可有可无的绷带也脱掉吧,更不会大发善心到,帮她重新包扎绷带吧,唯一的解释就是,这里面的女人,根本就不是她自己。 思及此,苏沫妍总算松了一口气,她的清白,总算没有毁于公众之前。 “那就奇怪了,这张照片,高智只发给我和老头子,按道理来说,应该不会有第四个人拥有的,难道,他们还有其他的帮凶?”高毅猜测道。 如今,唐已经死了,高智仍旧昏迷不醒,估计是不可能亲自把这照片公布于众,唯一的可能就是,他们还有帮凶,或者说是幕后主脑。 难不成,就是那个整天想伤害苏沫妍的神秘人,可是,唐与高智的真正目标是他自己,苏沫妍不过只是威胁他的手段而已,根本就扯不上关系。 听到高毅这么一说,苏沫妍陷入沉思,她记得唐曾经说过高智,背驰他们的计划,莫不是,说的就是这照片的事,难道他们一开始的计划是真要拍她的,只是后来高智并没有依计行事,选择合成。 苏沫妍就知道,高智始终都是善良的,并不是他们所说的十恶不赦之人。 高毅所说的帮凶?到底是谁呢? 苏沫妍并不是没有怀疑过李娜,只是李娜似乎与高智他们八竿子也扯不到一块去,他们两个又怎么可能会听命于李娜呢?再说,李娜的目的与高智他们的动机根本就没有相关联的,很快,苏沫妍便排除了李娜。 到底是谁呢?苏沫妍始终想不出还会有谁?这个人的目的,仅仅只是让她羞耻于人前吗?他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呢? “目前,我们最主要的是,如何平息谣言。”高毅说道。 外面的记者因为此事,把高家围得水泄不通,他们来势汹汹,如果他们对于此事没有个交代,恐怕难以平息他们的好奇心,也有可能越演越不堪。 虽说谣言止于智者!可这事关乎到她姐姐的清白,她不能袖手旁观,一定要想出个法子来解决。 正当两人陷入沉思时,方秘书进来了,说道:“总裁,我已经命人查过全市各大报社,他们不约而同的都说只收到匿名寄件,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人是谁。” 意思就是说,他们根本就查不到照片的源头了,那就是说无法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?

上一篇   第45章 、臆想情敌

下一篇   第47章 窃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