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、忠诚侍主1 - 豪门双生:总裁的替身娇妻

第5章 、忠诚侍主1

后来,苏沫妍才知道,原来容妈对姐姐这么忠心耿耿是有原因的。姐姐与高家自小联姻,因为生意合作的关系,姐姐12岁便到了高家,到了法定年龄才与高毅举行婚礼,成为高家名副其实的高少奶奶。那时候的容妈大概三十多岁,只不过是高家一位再普通不过的佣人,没有任何地位。 那时候的高家老爷也像高毅那样,妻妾成群,果然是上梁不成下梁歪,高毅今天的所作所为,也是受了他父亲不少的遗传啊!苏沫妍心里无不鄙夷高家父子俩人。 那时候最得宠的是二姨太,在高家里,几乎是横行霸道,她说的话,高家佣人没有一个人敢说一个不字,因为她的手段很毒辣,如果有人敢违背她的意思,这个人下场一定很可怕。 有一天,在二姨太的房间里传出一声声凄惨的叫喊声:“啊……姨太太,冤枉啊——请您放过我吧……啊……”容妈一边忍受着被人拳打脚踢的痛苦,一边向二姨太叫冤求饶。 “冤枉,小桃,你说。” “是,二姨太,”小桃向前一步,说道:“今天早上容妈打扫完房间之后,我就按姨太的吩咐来房间取珍珠项链,当时容妈看到我神色很慌张地离开,然后,我就发现珍珠项链不见了。”小桃一五一十地说道,没有人发现她紧张得快要把衣袖口给抓破了。 “项链自你进去后就不见了,不是你偷的,难道项链自己有脚跑掉了?”二姨太质问道。 “姨太太,真的不是我,真的不是……我没有偷您的项链,真的没有……”此时的容妈已被佣人打得鼻青脸肿的了,嘴角还有血丝流出来。 “难道你说是我冤枉你不成吗?给我打,往死里打!”看她还嘴硬到什么时候。 听到命令后的佣人们下手更重了,更狠了,容妈凄厉惨叫声并没有让二姨太太心软,她倒是像个没事人一般,休闲地茗着茶。 就在容妈被打得快要昏迷之际,高太太来到,并命令佣人们住手,二姨太对于三步不出闰门的高太太出现在这里十分的意外,更让她意外的是,平时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太太,今天竟然多管闲事来了。她今天倒要看看这个徒有虚名的高太太今天怎么保一个佣人,看看在这高家里,到底是谁才是真正的高太太。 “哟,是什么风,竟然把姐姐吹到这里来了?”不是应该在房间里打斋念佛的吗?二姨太嘲笑道。 “今天是十五,我见不得血光。”高太太淡淡地说,瞅了一眼地上满身是血的容妈,便吩咐道:“来人,把容妈送回房间,叫李医生来帮她治理伤口。” 高太太身后的两个佣人走过去,小心翼翼地把容妈扶起来,转身欲准备离开的时候,却被二姨太喊住了,说道:“这个人把老爷送给我的珍珠项链给偷了,姐姐就这样带走她,是想包庇她吗?” 高太太把一条闪闪发光的珍珠项链放到桌面上,说:“妹妹的项链丢在花园里,刚好被我捡到了,现在物归原主,既然项链经已找到,妹妹就不要再追究。”说完,高太太与容妈一行人离开了,并没有给二姨太一个反驳的机会。 “岂有此理!”二姨太气愤地把那条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珍珠项链狠狠地摔在地上,项链因受到重击,断开了,散落在四周。 容妈被扶到门口时,正好看到姐姐,姐姐搀扶着高太太说道:“太太,谢谢您愿意帮我……”话还没有听完,容妈就昏迷过去了。 自那之后,容妈便跟着高太太做事情了。容妈一直想跟姐姐说声谢谢,可高家里人多口杂,她不想给姐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 因为容妈做事一向谨慎认真,细心周到,很快就得到高太太的倚重,时不时与她说说心里话,在一次聊天中,容妈才知道,原来自己能待在高太太身边做事,也是姐姐向高太太恳求的,姐姐怕二姨太不会就这样作罢,便央求太太收留她,只有留在太太身边做事才能避开二姨太的报复,姐姐的用心良苦让容妈大为感动。

上一篇   第4章 、敌友分明

下一篇   第6章 、忠诚侍主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