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 转机

苏沫妍一脸讥笑:“开玩笑!你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我,那么,为什么魏展风那天把我绑到一个废弃工业园,非杀死我不可!” 还好那天高毅及时赶到,把她给救了,不然,她哪有机会站在这里质问啊! 李娜听到魏展风为了自己去杀害苏沫妍,一脸的不可置信,坚决地否定道:“不可能,那次你去法国,我让他在你车子上动手脚,因为害怕搞出人命,他最终还是落荒而逃。像他这种胆小如鼠的废物,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。” 听到李娜的话后,苏沫妍再一次被震撼到了,李娜所说的去法国那一次,不这是姐姐身亡那天吗?她说魏展风最后并没有在车子上动手脚,可是,姐姐最终还是因为车子出了问题,才发生的车祸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 是李娜骗自己吗?事到如今,承认所有事情的她,还有什么理由值得她去欺骗的呢! 事情追查到这里,出现了死角。苏沫妍再也想不到,凶手不是李娜,那到底是谁,到底还会有谁,与姐姐过不去,甚至残忍到想杀死她不可? “事实是,你一直口口声声所说的废物,真的是为了保护你,想与我同归于尽。” 苏沫妍知道李娜并不是杀害姐姐的真凶,她的情绪也平稳下来了,一脸肯定地对李娜说着。 李娜摇着头,依然不敢相信,这个做事总是畏首畏尾,笨笨拙拙的人,怎么可能会因为她去杀人呢?让他在车子上动手脚都不敢的人,又怎么可能跑去杀人呢? “我想,他是为了保护你肚子里的孩子吧!” 李娜瞪大眼睛,惶恐不安地盯着苏沫妍,魏展风把他们不为人知的秘密都告诉苏沫妍了,这可是她在高家唯一可以依仗的东西,他怎么可以对她这么的残忍。 其实,这个孩子,只是个意外。她和魏展风重遇之后,有一次在喝醉酒之下,他们俩发生了关系。李娜对于这个酒后乱性根本就不放在心上,就当作是当年无情地伤害过他作出的补偿罢了。 然而,不幸的是,李娜居然就因为那一晚,她怀上了。她心想苏沫妍在高家十向年,一直无所出,她正好借此机会,母凭子贵坐上高家名副其实的太太,前提是,必须除去现在这个挂名的高家太太,所以,李娜便用肚子里的孩子,一再利用魏展风,帮助自己去对付苏沫妍。 李娜挫败地跌坐在地上,神情呆若木鸡。苏沫妍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打击自己的机会,她一定会告诉高毅,那她在高家所拥有的一切,岂不是随风飘散了。 李娜捡起地上的吊坠,发了疯似的,狠狠地说道:“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,为什么非要把我毁灭不可!” 怀了别人的孩子,高毅非把她赶出高家不可!不管她说得再漂亮,高毅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。没有一个男人,愿意接受身边的女人出轨,哪怕高毅身边拥有许多的女人,男人的占有欲告诉他,不能被背叛。 离开了高毅,她再也不能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,一辈子只能待在那个酒吧里任人践踏、任人侮辱、任人嘲笑,过着贫穷的日子。 只要一想到回到那个简陋的小屋,过着落后的生活,李娜受不了,尖叫起来,她发了疯地捶打着地面,仿佛把它当作是魏展风,把内心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出来。 苏沫妍看着地上接近疯狂的李娜,于心不忍道:“其实,他什么都没说,到死那一刻,他都没把你说出来。” 魏展风与李娜之间的感情,始终都会结束,因为李娜根本就不相信魏展风深爱着她,并不信任他,彼此双方只要有一个从心存怀疑,这份感情,也是不会长久了。 牺牲自己的生命,去保护一个从来不相信自己、不爱自己的人,值得吗? 也许,在魏展风心里,从来没有去想过值得不值得的问题,只想着,希望自己心爱的人,相安无事就好。 “什么?”李娜抬起来,看着苏沫妍问道。 李娜一早起来,精心打扮的妆容,因为被泪水的冲刷,而变得狼狈不堪了。 “魏展风什么都没跟我说,这一切都只是我为了引你说出实话的计谋,但是,他为了保护你,与我同归于尽是真的。”苏沫妍再次重申道。 “那么他现在……” “死了。”苏沫妍沉重地吐出两个字来。 “死得好、死得好……” 李娜居然一反常态,出乎意料地笑了起来,然而,她的眼泪,止不住地往下流。 李娜心里是存有魏展风的位置,不然,当得知他逝去的消息时,又怎么会情不自禁地流泪满面呢!只是他这个小小的位置,敌不过李娜的贪慕虚荣罢了。 苏沫妍把装有魏展风骨灰的小小玻璃瓶放到李娜跟前,说道:“我想,他希望待在你的身边,守候着你的。” 这是苏沫妍为魏展风唯一能做的,尽管他曾是伤害自己的人,但是,全是出于他对李娜的爱所致罢了,她被他的大爱所感动了,所以,在医院火化了魏展风的尸体之后,她拿了一点骨灰,用小玻璃瓶保存起来,为了就是能有一天,把他送到他心爱的人手中。 李娜拿着那个装有魏展风骨灰的小玻璃瓶,把它紧紧地握在手里,放在心口上,痛哭起来。 这辈子,她无法紧抓他的手,但愿有来世,与他牵手在一起。 苏沫妍看着伤心欲绝的李娜,也不想再去追究,说道:“你的事,我不会告诉高毅的,但是,如果你还是死性不改的话,就休怪我不客气!” 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!如果李娜继续留在这里的话,苏沫妍不得不警告她,最好安分守己。 “等一下,”李娜把走到门口的苏沫妍喊停了,说道:“我听他说,那天他逃跑的时候,刚好碰到一个女人,她身穿大红外套和红色皮靴,虽然那个女人当时带着墨镜与口罩,看不出她的样子来,但是,我怀疑,那个人,是马如。” 虽然那天魏展风并没有对苏沫妍的车子动手脚,但最后苏沫妍还是出了车祸,这说明背后肯定有人想要害她,尽管自己一直对苏沫妍不妥,但是,看在她帮过自己的份上,便把自己所知道的告诉苏沫妍,好让她提防着马如。 李娜紧握手里的玻璃瓶,思想着。 “谢谢。”话毕,苏沫妍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 马如—— 虽然她得从头开始调查,但这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转机。

上一篇   第50章 所谓的真凶

下一篇   第52章 离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