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章 证人

苏沫妍带着满脑子的疑惑,来到警局,负责苏沫妍这件案子的警官说道:“恭喜你,高太太,这件案子,你总算沉冤得雪了。” 苏沫妍每天准时来警局报到,这样一来二去的,便和警局里的人熟络起来,平易近人的苏沫妍并没有豪门阔太的骄傲与嚣张,反而对他们每一位同事都和蔼可亲,亲近有礼,深得局里的每个同事的喜欢,并没有因为苏沫妍涉嫌杀人而故意去为难她、刁难她。 听到警官这样说,苏沫妍连日来的沉重,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,她问道:“找到真凶了吗?” 警官摇摇头,说道:“没有!只是有证人,可以证明你是无辜的。” “证人?是谁?” “是一个叫高智的男人,之前一直在昏迷当中,昨天刚好醒过来,没想到他刚醒过来,就让医生通知我们过去为他录口供,说是可以证明你当时是没有杀人的。”警官同志办案这么多年,还真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心急如焚的证人。 高智,他终于……醒过来了,苏沫妍一脸的欣喜。没想到,他苏醒过来的第一件事,居然就是为她证明清白,先有之前的舍身相救,再有后来的挺身而出,苏沫妍确实被高智对自己的情义感动了。 “等一下你去办理好手续之后,就再也不用来报到了。”警官也为苏沫妍能洗脱嫌疑而开心起来。 “谢谢您……”苏沫妍听到以后再也不用来警察报到,她脸上的愉悦更加的明显了。 尽管局里的每一位警察都与她和睦相处,然而,背负着一条杀人罪,她的心里始终不好受,她每天都担心受怕,生怕哪一天自己会在牢房里渡过,再也无法为姐姐讨回公道、再也无法看到高毅。 苏沫妍并没有意识到,自己害怕坐牢的真正目的,是因为害怕不能陪在高毅的身边而已。 警官说道:“如果以前对你做过什么过分的行为的话,请高太太您不要见怪,我们也只是公事公办而已。” “我理解的。”苏沫妍微笑道。 “有空常回来探望我们吧,”警官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,说道:“还是不要来了,警局都不是个什么好地方,进来的准没好事。” 苏沫妍与警官两人相视一笑。 苏沫妍从警局离开后,迫不及待地往医院的方向跑去。 高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张秘书汇报着:“总裁,听警局里的同事说,高太太没事了,已经从警局里离开了。” “好。”高毅把自己深深地陷入椅子里,一脸的沉重。 苏沫妍成功洗脱嫌疑,他是最高兴的一个,只是,只要一想起今天早上,苏沫妍与那个男人的亲密行为,他就毫不由来的愤怒起来,苏沫妍多次拒绝他的亲密举动,却接受着那个小白脸的亲昵,他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小白脸呢?高毅越想便越心生不愤。 张秘书与高毅共事多年,当然知道此时的高毅,相当的不悦,势有一种揍人的冲动。 张秘书马上识趣地说道:“高总裁,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那我就出去工作了。” “好。”高毅还是习惯性地吐出一个字来。 得到高毅的应允后,张秘书连滚带跑地离开了总裁办公室,生怕走慢一步,不是被高毅的怒火活活烧死,就是被他狠狠给打死。 其实,张秘书挺同情高毅,高毅为高太太在背后默默地做了那么多事情,从来都没有任何的怨言,高太太不理解总裁也就算了,竟然还与他斗气,换作是任何一个人,都会生气的。 就说今天这件事,当高毅第一时间得知高智苏醒过来,正在开会处理公司事务的他,马上丢下在座的所有董事,跑去医院看个究竟,为的,只是不想错过任何一个能帮助到苏沫妍的机会。 高智出乎意料地醒过来,然而,他的身体很虚弱,神志依然不清晰,心急的高毅犹如抓住一支救命草一样,在思想混乱的高智面前,说出苏沫妍的境况,出乎奇迹般,当高智得知苏沫妍身陷牢狱之灾时,意识竟慢慢恢复过来。 由于高智虚弱的身体,不足于奔波走动,高毅灵机一动,让医生打电话去请警察过来为高智录口供。 高智清晰的语句中带着虚弱的语气:“那天,我刚好路过那条巷子,刚好看到有个小伙子抢了高太太的手提包,并把她推倒在地上,高太太因此也受伤了,然后,我就扶起高太太,到对面的咖啡厅去,等待高先生来。当时我们一直都在一起,高太太根本就没有时间跑去杀人的。” 高智努力地回忆起当天的情况,只是,他故意忽略不说,这整件事的策谋者,就是他本人而已。 这是他答应妈妈的说辞。当他答应高毅供出事情所有的真相的时候,林美莲突然跪在地上,哭泣起来,儿子才刚醒过来,满心欢喜的她却没想到儿子居然会去自首。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里把儿子给抢回来,林美莲又怎么舍得再一次失去儿子呢!她只能跪在地上,苦苦哀求高智不要这么做。 高毅不忍林美莲伤心痛苦的样子,便想出的方才那一幕说辞,只要是能证明苏沫妍的清白,就算高智曾经对他做过过分的行为,他也绝不追究高智是否受到法律的制裁。 若不是高毅为苏沫妍劳心劳力地做这么多事,她又怎么会这快就能洗脱嫌疑呢? 还有上次,当高毅得知苏沫妍被警察逮捕后,他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,彻夜与律师团商量如何保释她出来的方法,尽管最后他们还是迟了一步,但是,也不能忽视高毅之前为她所做的准备,她一句问候的话都没有,反而任由她的哥哥在高毅面前冷嘲热讽。 张秘书实在是看不过去了,很想把这一切都告诉苏沫妍,只是,碍于他自己是个局外人的身份,不想多生事端罢了。 张秘书不明白高毅是怎么想的,既然苏沫妍并不喜欢他,为何他还是那么执着于苏沫妍呢?高毅身边不是有两个小情人吗?就算没有苏沫妍,还有他身边的马如与王静啊!用不着为这样一个女人愁眉苦脸的。 在高毅与苏沫妍这两个人的感情里,张秘书不知道是该说高毅的专情,还是说苏沫妍的魅力不凡了。

上一篇   第66章 早餐

下一篇   第68章 苏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