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章 吸毒

偏僻的小巷里,导演全身发冷,颤抖不已,他面容苍白,双眼凹陷,嘴唇干涩,鼻涕更是流个不停。 马如望着导演脚步轻浮,身体摇摇欲坠地走过来,不知为何,今天的导演特别让她觉得厌恶。 “你感冒了?”马如下意识地捂住鼻子,后退几步,以防止被导演传染病菌。 导演全身打着哆嗦,问道:“钱呢?”导演不想让马如知道自己是毒瘾发作。 身无分文的导演,再也拿不出钱来去购买毒品了,毒瘾发作的他,只好隔三差五地打电话给马如,去要钱。 “我前几天才给你几千块,你现在又来问我,你当我是开银行的吗?”马如不满地说道。 虽然苏沫妍与高毅的关系越来越恶劣,他们的计划进展的相当的顺利,按理来说,给导演一点订金的甜头也是应该的,但是,他来要钱的次数未免太频繁了,数额还是一次的比一次大,她不过只是个小情人罢了,哪有这么大的金钱去资助他呢,当她是开善堂的吗? “你不是开银行,但是你靠了个好金矿。”导演说着事实。 此时的导演,只见他颤抖得更厉害了,像竹竿一样的手擦鼻子的次数越来越多了,这时,马如才发现,以前那个身体圆润发福的导演,现在瘦得跟个猴子似的,凹陷的双眼四周布满着犹如炭灰似的黑晕,漆黑的嘴唇不时传来阵阵的恶臭味,到底是什么样的不治之症,把他折磨成这副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,神憎鬼厌的模样。 “你不是不知道,负责这个金矿子的人并不是我,我只是在外路过而已。” 尽管她现在是高毅的小情人,可常言道,伴君如伴虎,说不定有一天,就像那天一样,高毅一个不高兴,就把自己给赶出去,若不是那天苏沫妍为她求情,说不定,她连在金矿外面路过的机会也没有呢! 这个导演,只会看到她表面上的风光,一再肆意地问她要钱,却不知道她因为他的存在,在高家里,举步为艰,生怕哪一天,他的出现被苏沫妍发现,揭发自己丑事,那么,她一心待在高家里的美梦就得破灭了。 他还不懂得避忌嫌疑,是想着和她同归于尽吗! 导演不想听马如说那么多废话,便要胁道:“如果你今天拿不出来的话,就休怪我不客气了,把你当年的事情一件一件地抖出来。” 看她还有什么颜面留在高家,出现在高毅面前? 导演并不担心会因此破坏与马如的合作,因为他知道,以马如誓死抓住留在高家这个机会,一定会答应他的要求的,总不能为了区区一万块,失去高毅这个大财富吧! 马如寒着脸,狠狠地盯着导演,电光火石间,确实是被导演所唬住了,她无奈地从手袋里拿出一叠厚厚的现金,愤怒地递给导演,说道:“别忘了让你去做的事。” 导演那犹如死鱼一样的双眼,闪闪发光地盯着那一万块,感觉好像看到了生命的曙光一样,迅速地从马如手上抢了过来,二话不说,头也不回地似箭一般地跑开了。 对一个道友来说,毒品就是他们生命的源泉,精神的支柱,没有毒品的支撑,他们的生命,不过只是一个躯壳罢了。 马如对于导演的行为感到异常的疑惑,便暗暗跟踪他,来到了一个地下作坊。这里空气混浊不清,出入的人更是鱼龙混杂,他们身上唯一相同的是,像导演一样,被绝症折磨得不堪入目。 马如毫不犹豫,跟着进去了,却是被里面的景象吓呆了。原来,这里是一个吸毒场所,在这里的每一个人,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是年老的或者是年轻的,他们或坐或躺在地上,吸食着毒品,更有甚者,在皮下注射毒品。 他们的表情无不是飘飘欲仙,一脸享受的感觉,有的更加的兴奋,随着音乐的旋律,手舞足蹈地跳起舞来,又或者是放声尖叫起来,有一些更加的疯狂,脱掉身上的衣服,胡乱地转动起来,尽管他们脸上都是无比的兴奋与激动,但个个却是神志不清,不知道自己是谁,更加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? 马如好不容易在混乱中发现了导演,只见他像那些人一样,躺在地上,迫不及待地用他那颤抖着的手,在自己身上打起针来,注射过毒品后的导演,他的身体不再发冷、不再颤抖,双眼紧紧地合上,一脸的梦幻状态,仿佛来到一个无比极乐的世界去。 马如终于知道导演为何肆无忌惮、隔三差五地问自己要钱,原来,他是需要大量的金钱,去吸食毒品,以制止他毒瘾发作时的痛苦与折磨。 一旦染上毒品,想要戒掉,恐怕是难以登天,有些人就算是成功戒掉了,最后还是因为受不了它的诱惑而重新吸食上,没有毒品的支援,就像是要了这些瘾君子的命一样,他们为了能有足够的钱去购买毒品,肯定会无所不用其极。 这个导演如果让他继续留在身边,就像一个定时炸弹般,随时威胁到自己,更重要的是,他现在吸食毒品,就会无止境地向她要钱,给他钱的就只会像个无底洞般,永远不会得到满足,尽管手上有金山银山,迟早都会被他给败光的。 马如拿出手机,正准备打电话报警,以告发这里的罪行。利用警察之手,除去导演这个障碍物。如果导演被抓去了,那么,她就再也不用担心会受到他的威胁了。 然而,马如转念一想,正好可以好好利用导演吸食毒品的习惯,去对付苏沫妍。导演可是个瘾君子,为了能有钱可以让他继续享受毒品所带来的无尽乐趣,不管是什么事情,他都会去做的,如今她正是用人之际,就暂时留下他这条残命吧!到了必要关头,她可以利用导演对毒品的依赖,与苏沫妍同归于尽。 马如转过身,脸上带着让人胆战心惊的笑意,离开了地下工作场。 苏沫妍浑然不知,一场心惊胆战的阴谋正慢慢地向她袭来,让她防无可防,避无可避。

上一篇   第68章 苏醒

下一篇   第70章 捉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