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章 身份揭穿 - 豪门双生:总裁的替身娇妻

第94章 身份揭穿

高毅问言,打开录像带,观看起来,此时,高毅才知道,原来那天苏心妍被打开的车门,是一位陌生男子所为,他发现车内的刹车里塞有一把工具刀,原来是这位陌生女子所为,她只是随意的一个小动作,可把他当时给累坏了。那把工具刀死卡住刹车,他可花了好长时间才能把它给弄出来的。 当时高毅是怕苏心妍并没有发现刹车踏板里有工具刀被卡住,怕她出事,才帮她弄出来的,他不明白,自己这么的一个动作,为何会让苏沫妍如此气愤。 “这,有什么问题吗?”高毅疑惑地问题。 “哼,有什么问题……你让一个无辜的人死在你设计好的一场意外车祸之中,你居然还说得如此云淡风轻!” 苏沫妍对高毅实在太失望了,没想事情到了这一刻,他还不知悔改、还在狡辩,还在作无谓的挣扎。 不管当初他对姐姐是否存在着爱情,但毕竟都是一条无辜的生命,他怎么可以说杀害就杀害的呢,他到底把姐姐的生命视作为什么了? 到底是高毅他对姐姐太无情了,还是他生性残酷呢? 王静,这样的高毅,就是你口中所说的,认为值得爱与付出的男人吗?如果亲手杀害自己妻子的人,都能值得托负终身的话,那么,我们凭什么还能相信爱情呢? 高毅突然想起几个月前,苏心妍意外发生车祸的事,他终于明白苏沫妍话里的意思了,敢情她把他当作是卑鄙小人了,她在录像带里看见他在车子里捡工具刀,误以为他在车里动上手脚了,理所当然地把他当作是加害她的凶手了。 高毅恐防苏沫妍对自己误会越深,焦急地解释道:“心姸,你听我解释!” “我不想听你花言巧语的粉饰。”苏沫妍狠狠地打掉高毅欲伸过来的手,他所谓的解释,不过只是掩饰事实的真相罢了。 “心妍,事情并不是你所看见的那样……” 他并没有在她的车子上动手脚,他只是从她车子里面的刹车上拿出工具刀而已。 然而,苏沫妍并没有给高毅解释的机会,她激动地打断道:“心姸、心妍……她早就死在你精心策划的车祸当中了。” 高毅明明就是杀害自己妻子的凶手,还在这里亲昵地叫喊着姐姐的名字,他越是叫着姐姐的名字,就越是让苏沫妍想起高毅对姐姐的虚情假意与惺惺作态,让她倍感愤怒与恶心。 “你,你说什么?”高毅震惊地问道。 她明明就是苏心妍,为什么却说心妍早就死了,那么眼前这个心妍又是何人? 既然真正身份已被自己揭穿,那么她也没有必要继续隐瞒下去,反正高毅迟早都会知道的,只不过这一天的到来,比自己想像中来得要早一些而已。 “我是你太太苏心姸的孪生妹妹,苏沫妍,当我知道害死姐姐的那场车祸并不是意外,而是被人蓄意谋杀,我就决定回来代替姐姐,找出杀害她的人,只是,我没想到,杀害姐姐的人,竟然是她的丈夫!” 苏沫妍说这话的时候,对高毅几乎是恨之入骨,她痛恨高毅既然不爱姐姐,为何要娶她,痛恨高毅既然娶了姐姐,为何又要杀害她,痛恨高毅既然杀害了姐姐,为何又来爱她……然而,苏沫妍更加痛恨的是那个爱上高毅的自己。 如果可以的话,我宁可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对高毅的真实想法,这样,至少在她知道真相那一刻,她才不会心如刀割。 如果让姐姐知道,杀害她的真正凶手,竟然就是高毅的话,相信她也会气愤得从棺材里跳出来,狠狠地甩他几个耳光吧! 高毅不可置信地望着苏沫妍,他不敢相信,世界上竟然有如此想像的两个人,简直就是一模一样,如果不是苏沫妍亲口说出来的话,他真的不知道,她并非苏心妍,怪不得,他总觉得,车祸之后的苏心妍判若两人,原来,的确就是两个人来的。 昔日的苏心妍,一向温婉安静,安静得让人觉得她十分呆板,一向循规蹈矩,遵守得让人觉得她十分胆怯,一向唯唯诺诺,让人觉得她毫无主见,而被苏沫妍替身之后的苏心妍,却一反常态,虽然表面上装作与她一模一样的安静,但她安静的成分里更多的是冷静,冷静得让人深不可测,虽然表面上一直唯唯诺诺,但她从来不会逆来顺受,总会想方设法改变自己的处境,她处事一向沉稳果断,思维更是聪敏睿智,最重要的是,她身上与生俱来,具有一种苏心妍并没有的灵气气质,不管她怎么去隐藏,也是隐藏不了的。 相比于苏沫妍,苏心妍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地方,他真是笨的可以,其实他应该早就察觉到才对的。 “你说……心妍她死了……?”高毅不确定地问道。 苏沫妍说,她姐姐是因为车子被人故意动了手脚,才发生车祸,导致死亡的,可问题的关键是,他并没有在车子上动手脚,可车子最后还是被人动了手脚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 “你没有资格叫姐姐的名字,你这个杀人凶手。”苏沫妍愤恨地指责着高毅。 她为姐姐感到很可悲,姐姐为了这个男人,爱了一辈子、恨了一辈子、怨了一辈子、守了一辈子,最后,竟然在他手上断送了一辈子。 “我以后,再也不想看到你!”苏沫妍绝望地望着高毅,她的眼泪早已在他否认这一切的时候流干了。 高毅看着苏沫妍绝情地转过身,心里突然惊慌起来,他有强烈的预感,如果他就这样让她离开的话,就真的永远失去苏沫妍了。 思及此,高毅上前紧紧抱住苏沫妍,说道:“你误会我了……其实是……” 苏沫妍奋力地从高毅怀抱中挣脱出来,二话不说,狠狠地甩了高毅一个耳光,说道:“这个巴掌,是为了祭祀我那早已死去的姐姐,”说罢,又一巴掌扇过去,说道:“这个,是为了祭祀我那颗被你践踏的心。” 苏沫妍心灰已冷地说着:“我恨你!” 高毅任由苏沫妍的掌掴,因为他知道,如今的苏沫妍,根本就听不进去他一句的解释,如果打他能让她好过一点的话,他唯有舍命赔女子了。 只是,在听到苏沫妍亲口对他说恨他的时候,他的心犹如被人活活揑碎般,残缺不全、痛苦不堪。

下一篇   第95章 离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