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离婚

苏沫妍把自己锁在房里,谁也不接见,这些天里,她满脑子闪过的都是高毅曾与自己生死与共、关怀备至的画面,她拼命地告诫自己,高毅可是杀害姐姐的真凶,不能为他心痛、不能为他伤心,更加的不能心软,让他消遥法外。 苏沫妍想起日前王静曾问过自己“假如你所爱的人并不像你想像中那么完美,你会怎么做?” 当时自己的回答是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我会选择不顾一切地爱下去。” 明明知道高毅是杀害姐姐的真凶,她还是对高毅倾心相付,她恨自己的愚昧无知与明知故犯。 王静,你明明知道结果是这样,为何还说他是一个值得爱与付出的男人,为什么? 到底是因为你有眼无珠看错人了,还是因为你明知道他是个伪善之人依然深爱着他呢? 苏沫妍甚至怀疑,她回来到底是对还是错? 如果她没有坚持追查杀害姐姐的真凶,那么她就不会遇到高毅,更加不会爱上高毅,也不会知道高毅就是让她苦苦追查的凶手,她的心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心碎与心痛。 也许,她应该过得糊涂一点,或许,对她来说就能轻松一些吧。 容妈端着饭菜,不管她怎么叫喊,房里一点动静也没有,苏沫妍已经两天没有吃过东西了,真是急死人了。 原以为那三个女人离开之后,苏沫妍与高毅两人的感情终于拨开云雾见青天,再也没有任何的阻碍,却没想到只会变本加厉。 尽管那天他们的争吵是在书房里,可是苏沫妍激动的咆哮声如雷贯耳,几乎让高家上下所有人都知道了,激烈的争吵声让人觉得他们势有一种老死不相往来之态。之后,他们更是各自躲在房间里,没有允许,谁也不敢靠近房间半步。 这是高先生与高太太有生以来第一次的争吵,还来得这么突然与猛烈,他们紧张、压抑的气氛,弄得高家里的佣人们惶恐不安,连说个话都不敢大声一点。 容妈担心地盯着苏沫妍的房间,就算是吵架了,也得吃得东西啊!不吃点东西的话,哪有力气继续争吵下去呢! “容妈,你在干嘛呢?”高毅看着容妈一直盯着房门,并没有进去的意思,便问道。 容妈看见高毅的出现,甚是意外,高太太和他争吵得那么厉害,没想到高毅还会来她的房间,是来哄太太的吧! “太太她把自己关在房里,已经两天没有吃过东西了。”连日来的担心,容妈总算可以放松下来了,既然高毅出现在这里,证明他有意与太太和好了。 高毅听罢,只见他眉头一皱,说道:“你去拿后备钥匙来开门吧!” 看来,她对自己的误会真的很深啊! 高毅见容妈匆匆拿来钥匙,说道:“把钥匙给我吧,”高毅又看了容妈手里端着的饭菜,接过来,说道:“给我吧!这里没有你的事了,下去吧!” “是!”容妈看见有高毅在,她也安心地离开了。 高毅打开房门,只见苏沫妍坐在椅子上,一副恭候他已久的模样。只不过两天没有见苏沫妍,她的脸色看上去憔悴了许多,特别是她那双红肿的大眼睛,不用说,也知道她在这两天里,几乎是以泪洗脸的了,高毅的心不由得抽痛起来。 苏沫妍冷冷地说道:“高大总裁,别以为自恃着是高家的主人,就可以肆意妄为,不经过允许,擅自进入别人的房间。” 如今她的身份不是高家太太苏心妍了,那么,他在进来房间之前,是否应该敲一下门,征求她的同意呢? 高毅端着饭菜来到苏沫妍跟前,把它放在桌面上,说道:“别误会,我只是担心你而已。”知道她两天没有吃过东西,担心她饿坏身子而已。 高毅看着苏沫妍过于平静的脸,他突然惊慌起来,如果苏沫妍大吵大闹还好,最起码,他还能猜到她心里在想些什么,如今,她表现得这么安静,让他猜测不到她的真实想法。 苏沫妍嘴角掀起一抹似有若无的讥笑:“担心……?别人的生命在你高大总裁眼里,还算是有分量的吗?” 若然还有些许分量的话,他就不会忍心杀害他多年的妻子。 高毅知道苏沫妍一直对录像带里的事情耿耿于怀,他今天来,就是想向她解释清楚事情的始末。 高毅花了两天的时间去调查苏心妍车祸之事。虽然那天苏心妍的确是驾驶自己的汽车出去,从录像得知,他是最后一个碰过她车子的人,但是,他当时真的没有对她的车子动过手脚,问题的关键是,当天,她确实是发生车祸了,而她,也在那场车祸当中不幸身亡,只是事实的真相被长得与苏心妍一模一样的苏沫妍隐瞒起来,让人误以为她在那场车祸中只是受了伤而已。 苏心妍一向深居间出,很少与人接触,按理来说,应该不会与人结怨的,如果正如苏沫妍所说的,她的车子是故意被人动了手脚的话,那么,到底会是谁,想要害她呢? 苏沫妍在录像带里看到他进去过她姐姐的车子,就理所当然地认为他就是却手脚的凶手,但是,她忽略了一个疑点,一个成为破案的重点,那就是当时苏心妍发生车祸的地点是在法国,与其大费周章把她的车子运送到国外使用,倒不如租借当地的车子来用比较方便吧! 按照这样推论下去的话,犯案的人,应该是在国外,而不是在国内。 高毅正想解释道:“其实,这件事情是……” “离婚吧!”苏沫妍平静而又简单地吐出三个字来,她不想去听高毅口中所谓的解释,她怕自己继续听下去,对他只会越陷越深,她不能爱上一个杀害自己姐姐的男人,她不能让自己有心软的机会。 如果姐姐还在世的话,相信她也会同意这么做的——逃离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。 苏沫妍简单的三个字,对高毅来说却是晴天霹雳,整个人似乎被劈了个粉碎似的,他什么也没有做过,为什么她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呢?为什么这样否定他的人格呢? 苏沫妍可知道,她否定的不仅仅只是高毅的人格,还有他对她的爱,她竟是如此的不相信他。 “我是不会离婚的。”高毅坚定地说着。 高毅的心,真的好痛,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,才能让苏沫妍相信自己从来没有做过伤害她姐姐的事情。 “你放心,就算你和姐姐离婚了,也不会影响到高苏两家的合作关系!” 苏沫妍以为高毅是因为怕影响到两家合作,才没有答应,离婚是他们个人的事情,跟外人与企业没有关系。 苏沫妍说这句话,彻底打击到高毅了,没想到她一直把自己当作是那种势利小人了,一直认为他对她的付出,都不过只是利用她罢了。 “你并不是苏心妍,没有资格代替她说话!” 高毅天真地以为,只要他没有和苏心妍离婚,苏沫妍就不会离开他的。 高毅的话,无情地揭着苏沫妍的疮疤,她一直在为自己代替姐姐的身份而深感不安与自责,高毅的话,无疑是对她雪上加霜。 她的确不是姐姐,的确没有资格代表她发表意见,然而,作为姐姐妹妹的她来说,就有资格为她抱不平。 “你……好,既然如此,那么,我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,我不可能和一个杀害姐姐的凶手生活在同一屋檐下。”苏沫妍断然地说道,她不会再继续接受一个杀人凶手的施舍。 高毅眼见苏沫妍转身欲要离开,情急之下,一把拉住她,说道:“你不能离开……” 高毅知道,这回苏沫妍是铁了心的要离开他的了,他就要永远的失去她了。 苏沫妍冷冷地盯着高毅拉着自己的手,说道:“怎么……想禁锢我还是想灭口?” 高毅痛心疾首的地说道:“你非要把我想得那么不堪吗?” 苏沫妍看着高毅痛苦的表情,她的心有那么一刻被揪住了,然而,当她想起姐姐是如何死于他这个虚伪表情之下的时候,那稍纵即逝的动容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 “难道不是吗?”苏沫妍狠狠地甩开高毅的手,面无表情地说道。 “我知道,我现在说什么,你都不会相信我的。”高毅伤心地说道,他总算体会到什么叫做百口莫辩了。 如果他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,相信苏沫妍绝对不会相信他并没有杀害她姐姐。 “但是,我对你的爱,是真的。”并不会因为她不是真正的苏心妍而有所改变。 当他知道苏沫妍真正身份的时候,并没有对于她故意隐瞒身份而感到生气,并没有对于她故意欺骗他而责骂,反而让他更加的清楚,他所喜欢的是她眼前的这个人,而不是高太太苏心妍。 “你说的话,我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!” 苏沫妍说完后,转过身,跨步准备离开的时候,高毅再次拉住她的手,试图阻止她的离去,然而,苏沫妍去意已决,再次从他手里挣扎出来,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苏沫妍知道,她这次抽离的,是代表着她对高毅所有的爱与恩情,所以,她不能回头、不能心软。 正当苏沫妍走到门口时,容妈一脸惊慌地进来,说道:“高太太,大事不好了,苏老爷他……去世了。”

上一篇   第94章 身份揭穿

下一篇   第96章 突然暴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