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章 疯了

只见苏老夫人头发凌乱,额头上的伤口还流着鲜血,她嬉皮笑脸地站在门口,神情却是古怪地看着房里的人。 苏晨眼见苏老夫人额角受伤了,便迅速上前,担心的问道:“妈妈,你的伤……?” 不等苏晨说完,苏老夫人凑近他,一脸神神秘秘地说道:“嘘……我有件事要告诉你……” 苏晨心里一紧,他紧张地问道:“什么事?”说话的同时,眼底闪过一丝阴寒。 苏老夫人并没有发现苏晨眼里的阴驽,而是从口袋里拿出刚刚被她强行拆下来,上面还沾着鲜血的绷带,说道:“这个给你,它可是我的宝贝来的……” 苏晨才刚提起的心放了下来,他错愕地接过苏老夫硬塞过来的绷带,一脸疑惑地问道:“你刚才要跟我说的事情,就是给我这个?” 看着苏老夫人有失常态的行为,惊讶的又何止苏晨一人,还有房里的所有人,当然,除了躺在床上,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的苏老爷之外。 苏老夫人突然皱着脸,反问道:“你说什么,这是我给你的吗?我什么时候给过你的……” 苏晨认真地上下打量着苏老夫人,说道:“这可是您刚才交给我的……” 苏老夫人看着苏晨手里沾满鲜血的绷带,气得犹如孩童般直跺脚,说道:“我才没有这么恶心的东西呢!” 苏沫妍看着苏老夫人疯疯癫癫的模样,一个箭般上去,关心地问道:“苏……妈妈,您怎么啦?” 苏老夫人一把推开迎面而来的苏沫妍,一脸不悦地说着:“妈妈……?谁是你妈妈……妈妈在哪里……?” 苏沫妍猝不及防,一个踉跄,眼见快要跌倒在地上的时候,高毅眼疾手快,一手拉过苏沫妍,把她拥入怀里。 良久,苏沫妍惊恐过后,她不着痕迹地推开高毅,不管高毅一脸的失望,从他的怀抱中挣扎出来。 一直留意着苏沫妍一举一动的苏晨,又怎么会错过她抗拒高毅这么细微的一个动作呢!苏晨疑惑地盯着高毅与苏沫妍彼此的尴尬,莫不是,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? 苏老夫人并没有在意她对苏沫妍的蟒撞行为,反而像个初生婴儿般,在房间内东张西望,探索着好奇的世界,最后,她把目光停留在高毅身上,如妙龄少女般蹦蹦跳跳地来到高毅身旁,撒娇地摇拽着他的手臂,带着稚气未脱的语气,说道:“大哥哥,你带我出去玩吧!” 高毅嘴角抽搐着,仿佛头顶上有一只乌鸦飞过,小婿他何德何能承受苏老夫人的一声大哥哥啊! 苏晨只是冷眼注视着,不发一语,倒是苏沫妍担心老夫人额头上的伤口,阻止道:“妈妈,您额头受伤了,先让医生处理一下吧!” 苏老夫人突然害怕地躲在高毅身后,一脸楚楚可怜道:“这个巫婆好凶,好可怕哦!” 巫婆……众人不禁大为惊讶,苏老夫人怎么会说自己的女儿是个巫婆呢?难道,她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得了吗?再看看她怪异的行为,活脱脱就像个精神病患,难不成,她的头撞坏了,变成傻子了吗? 苏沫妍看着神智模糊的苏老夫人,心疼地解释道:“我并没有凶你的意思,我只是……想关心你而已!” 高毅感觉到苏老夫人紧抓自己手臂的力度更大了,他特意向苏沫妍打了个眼色,暗示着让他来。 苏沫妍没想到听到噩耗后,高毅也跟着来了,她本来不想再和高毅扯上任何关系,只是,眼见苏老夫人只相信高毅,就只能妥协了。 高毅转过身,对着苏老夫人问道:“你真想大哥哥带你出去玩吗?” 只见老夫人拼命地点着头,欢喜雀跃地说道:“嗯嗯,出去玩、出去玩……” 高毅并没有马上带苏老夫人出去,而是循循善诱道:“那你先答应大哥哥,帮你处理好额头上的伤口,大哥哥才带你出去玩,好吗?” 老夫人扁着嘴,只能无奈地答应道:“好吧……” 苏沫妍看见苏老夫人终于答应处理额头上的伤口,不免松了一口气,看着高毅示以一个感谢的眼神。 苏老夫人看着医生为她消毒伤口,不满地厥着嘴巴,说道:“不是说好让大哥哥来的吗,干嘛是这个老头子呢?” 医生听罢,只好无奈地自嘲道:“小辈的相貌让老夫人您见笑了!” 虽然他的相貌及不上高毅这个大哥哥的千分之一,可是,以他年轻的体态,不应该被尊称为老头子吧!看来,老夫人病得不轻啊! 苏沫妍看着老夫人如此失常的行为,皱着眉头,问道:“苏老夫人怎么会变成这样的?” 医生仔细地为苏老夫人检查一翻,说道:“老夫人额头上的伤只是点皮外伤而已,但是,我看到她后脑勺严重地肿了起来,我怀疑她曾经受过严重的撞击,致于是否造成脑内血块,还需要做个详细的脑部扫描!” 苏沫妍望着张妈,问道:“苏老夫人怎么会撞到头部的?” 张妈怕苏沫妍责怪照顾不周,便紧张地说道:“我找到老夫人时,已经发现她倒卧在书房的小休息房里,至于老夫人是怎么撞到头,我真的不知道的!” 张妈回忆着发现老夫人时的情景,当苏老爷被佣人抬回房间时,张妈隐约看见书房小休息室内躺了一个人,她小心翼翼地凑近一看,才惊讶地发现苏老夫人躺在冰冷的地面上,幸运的是,老夫人只是晕倒过去,并没有生命危险。 高毅脸色一沉,苏老爷去世得太突然了,而苏老夫人疯癫得太可疑了,总觉得这两件事情太奇怪、太离奇了。 苏晨望着医生,问道:“妈妈后脑勺的肿块,会影响到她日常的行为吗?” 医生回答着:“大脑的构造很复杂,并不排除有这个可能,有些人会因为大脑神经受到损伤而变得痴呆,又或者是失忆,或者是像老夫人这样行为失常,我建议尽快带老夫人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,如果后脑勺的肿块在脑内形成血块,后果很严重。” 苏沫妍倒抽一口气,问道:“会怎么样?” 姐姐已经不幸去世了,苏老爷也病世,苏老夫人不能再出事了。 “危及个人的性命。”医生简单地说着。 医生简洁的话语对苏沫妍来说,犹如晴天霹雳,她身体的力气几乎被抽去一般,虚弱无力,高毅迅速扶着欲要跌坐在地上的苏沫妍,轻语道:“振作点!” 苏老夫人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苏老爷,好笑道:“那个人好奇怪哦,睡在那里一动也不动,”她忽而灵机一动,说道:“肯定是很好玩的,我也要玩。”说罢,苏老夫人三步并两步跳到床上,在苏老爷身旁睡了下来,一脸享受地说着:“真舒服!” 苏沫妍心碎地看着床上这对老人,为他们感到扼腕,已逝的苏老爷,并不能得到老夫人的一声再见,已经疯癫的老夫人,并不知道身旁的老人就是她已经逝去的丈夫,他们两人是如此的近在咫尺,却犹如陌路般远在天涯。 相比于苏沫妍的伤心欲绝,此时的苏晨倒是显得平静多了,不知道是因为身为警察的他,见惯了生离死别,所以漠然置之,还是因为是他受到沉重打击之后的异常举止。 高毅的话着实提醒了苏沫妍,苏家遭逢如此巨变,疯癫的苏老夫人还需要她的照顾,大受打击的苏晨还依靠她的支撑,她不能给倒下去,必须代替姐姐,肩负着照顾苏家的责任。 苏沫妍再一次从高毅关怀的怀抱中挣脱出来,淡淡地说道:“谢谢,我可以的。” 高毅担心地看着苏沫妍脸上的悲伤,她总是拒他千里之外,顺带把他的关心与爱意摒弃门外,让他望而止步。 高毅眼见医生准备要离开,说道:“医生,我送你吧!” 医生简直是受宠若惊,他何德何能,让高大总裁委身送他呢! “谢谢!”医生客气地说道。 高毅和医生走出房间后,高毅便问道:“苏老爷到底得的是什么急病呢?” 作为苏家的私人医生,他应该很清楚苏老爷的身体健康状况的。当时所有人得知苏老爷已经去世了,立即一片混乱,惊讶的惊讶、淘哭的淘哭、伤心的伤心,根本就没有人还有心情去思考,苏老爷到底死于何种疾病。 “话说回来,也很奇怪,虽然苏老爷一直都有心脏病,但是他依照我的医嘱,一直定时做检查以及准时吃心脏病的药,病情一直都很稳定,不可能突然病发起来,引发死亡的。”医生疑惑地说道。 “那你有没有发现苏老爷有什么可疑之处吗?”高毅紧张地问道,按照医生这么说,苏老爷的死因真的很可疑。 医生好笑道:“我只是个医生,不是法医,又怎么会知道有什么可疑呢!” 高毅并没有发现,他和医生的谈话内容,被一个人全部偷听到了,而这个人,正是苏晨。 当他看见高毅和医生站在房间不远处说话时,故意不动声地站在门口,偷听着他们的对话。 等到高毅与医生离开后,苏晨从房间门口那里走出来,一脸阴沉地看着他们远离的背影。

上一篇   第96章 突然暴毙